《醫妃權寵!煞神冷王自請上榻》[醫妃權寵!煞神冷王自請上榻] - 第5章 不分你我

蘇老太爺和蘇老夫人都已經鬧着要出門了。

他們得知唐覓的真實情況之後簡直痛心疾首。

蘇老太爺拿起大刀就要去劈了唐玉澤。

蘇老夫人一氣之下就昏迷了。

蘇靖文焦頭爛額,只能不停勸阻

他已經將禮部尚書府砸成了廢墟,還逼着唐玉澤寫下了和離書,唐覓歸蘇府代為撫養。

之後就將蘇婧姝所剩不多的的嫁妝和牌位全部都帶回了蘇家。

雖然這還不夠,但已經足夠讓唐玉澤焦頭爛額了。

他要一步一步來,必定讓他生不如死。

————

唐玉這一昏迷就是整整一夜,一直到第二日上午才醒。

當她醒來的時候,已經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唐覓還是唐玉了。

但是既然穿越過來了 ,那她就是唐覓!!

這一天一夜裡,她明明能感覺到周圍發生的一切,但就是醒不過來,眼皮特別的重,她的腦海里一直都在重複浮現原主唐覓短暫的一生。

她不僅繼承了她的記憶,連仇恨和感情也能感同身受了。

十二歲之前,她是幸福快樂的。

所有噩夢的開始,就是從五年前她母親去世之後。

很顯然,劉卿雲和唐瑤就是兩朵虛偽的白蓮花,她們蟄伏在原主和她母親身邊,一直都是居心叵測的。

原主母親難產去世,懷孕時一直都是劉卿雲照顧,怎麼死的估計她自己都不知道。

而渣爹唐玉澤就是一個薄情寡義的混蛋,他生性涼薄,只在乎他的名和利。

若沒有他的允許和默認,原主怎麼可能死的這麼慘。

唐覓慘死,有他一半的功勞。

現在她都還能感受到原主的痛苦和怨恨。

但是呢,原主落到這樣的下場,也怪她自己識人不清。

自從她的母親蘇靖姝離世,她便與將軍府的聯繫越來越少,宴會什麼的也甚少參加。

整日的將自己關在院子里,悶的像個傻子一樣。

不僅如此,她還掏心掏肺的信任劉氏母子。

等發現對勁也只會躲起來當個縮頭烏龜,最後這樣的結局,只能說是她自己沒用。

睜開眼睛的那一剎那,唐覓只感覺渾身輕鬆。

她大大的舒了一口氣,忍不住低聲罵道:「卧槽她奶奶個凶,終於醒了,這他媽叫什麼事!!」

看着這白嫩嫩沒有一絲力氣的小手。

唐覓哭喪着臉,很是嫌棄。

想她刻苦修鍊了二十多年年,好不容易練就的一身內力和武功,就這麼全沒了。

最最最氣憤的就是,唐家留下的萬貫家財從此後繼無人了。

天哪,她怎麼這麼慘。

從小沒爸沒媽,爺爺帶大。

跟着爺爺從小修鍊唐家傳下來的武術秘法,練就了一身深不可測的內力。

同時還學習了家傳的中醫,為了跟上時代,又學了西醫。

到了十八歲,爺爺也走了,一個人守着偌大唐家,結果還沒來的及享福就一命嗚呼了。

在現代,她還是一名高級憲兵。

職責就是維繫軍紀,約束其他軍人的行為舉止,處理軍中的各種刑事事件,特別是違反軍紀的事情。

那天她好不容易調休幾天,只想在家好好睡覺。

結果招誰惹誰了,莫名其妙來了這麼一個地方。

什麼狗屁武宣王朝,聽都沒聽過。

正抱怨時,耳邊傳來了一個低沉的男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