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妃權寵!煞神冷王自請上榻》[醫妃權寵!煞神冷王自請上榻] - 第3章 難消氣憤

唐玉澤無法反駁,心中開始責怪劉卿雲,為什麼要做的這麼明顯,讓蘇家人找到了把柄。

劉卿雲乾巴巴的解釋道:「是,是覓兒她,她自己不喜歡。」

蘇靖文的臉色更冷了,犀利的冷眸直接掃向了劉卿雲。

「你的意思是她想穿舊衣服,她喜歡住漏雨的房子,這麼冷的天,床上連像樣的被子都沒有……」

說到最後,蘇靖文已經哽咽。

蘇卿雲眼神躲閃的低下了頭,實則恨的咬牙切齒。

在心裏不停的詛咒報信的人不得好死。

唐覓才關進祠堂一晚上,結果蘇家的人就來了,她連準備的時間都沒有,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唐玉澤臉上掛不住,蘇家現在他還得罪不起,隨即扭頭滿臉怒意的扇了劉卿雲一巴掌,罵道:

「你這個毒婦,我信任你才將後院交給你打理的,你就是這麼照顧孩子的?」

劉卿雲捂着臉,滿臉都是委屈之色,她敢做的這麼明目張胆,還不是唐玉澤默認的,現在卻將所有罪責都怪到她頭上來了。

但是劉卿雲卻還不敢反駁,沒有蘇家在後面做靠山,唐家在京城還怎麼立足。

她自己只是一個商戶千金,唐玉澤也只是一個小地方出來的窮探花,唐家能有如今,還不是靠蘇家幫襯 。

要是沒了蘇家,唐家就真的完了。

她只能委曲求全的跪了下來,哭泣道:「老爺,妾身知錯了。」

唐玉澤也不知道是真的生氣,還是趁機將心中憋屈都發泄到了劉卿雲身上。

他表情猙獰的對跪着的人拳打腳踢,嘴裏還不停的怒罵。

「毒婦,原來你就是這麼對待我女兒的,你的良心不會不安嗎?」

「賤人,我打死你。」

…………

蘇靖文平靜的旁觀着,像是在看跳樑小丑一般。

這唐家的人,一個兩個都不簡單,天生都是戲子的料。

平日里唐瑤和唐寶偽裝的多麼乖巧懂事。

劉卿雲更是賢良淑德。

而唐玉澤,重情重義,孝順謙和,實際就是忘恩負義的白眼狼,虛偽又陰狠。

他的小覓兒,住着那麼破房子,這麼冷的天連保暖的被子都沒有,更別提炭火了。

身子那麼瘦弱,肯定平日里連飯都吃不上。

多虧了小妹身邊的嬤嬤偷跑出去報了信,可她到將軍府之時,也只剩下了一口氣。

這些雜碎靠着將軍府苟活,卻這般虐待他的外甥女,現在他都懷疑妹妹的死因有疑。

唐玉澤下手很重,劉卿雲倒在地上不停的痛呼求饒。

唐瑤和唐寶大哭着,可卻不敢上前一步,因為面前站着兩個士兵,他們手裡閃着寒光的長槍正對着他們。

只要他們敢輕舉妄動,便會毫不留情的刺在她們身上。

這些年的養尊處優,唐玉澤很快就體力不支了,他看着劉卿雲的慘狀,想着蘇靖文應該是消了一點氣了吧!

他喘着氣,看着神色陰晴不定蘇靖文愧疚道:

「對不起,是我沒保護好覓兒,是我沒用。」

說完他便痛苦的蹲了下來,抱着頭哭泣道:「我對不起婧姝,我沒有照顧好我們的女兒,對不起,對不起……」

蘇靖文冷聲道:「你是對不起她們,從前的事情我不提,但是,你別忘了,當初你來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