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妃權寵!煞神冷王自請上榻》[醫妃權寵!煞神冷王自請上榻] - 第10章 絕不能忍

蕭伯凌一聽很是失望,卻又十分的不甘心。

還想再說些什麼,卻聽姜翎激動道:「動了,我家主子的手動了。」

唐覓連忙扭頭看去,算算時間差不多了,該取針了。

此時司陌白還光着身子躺在那裡!幸好房門已經被關上了。

取針也不是隨隨便便能取的,這都有先後順序。

「你們都出去,我要取針了。」

有人在,接下來的話就不好說了。

取完針,司陌白也該醒了。

蘇靖文眉頭緊鎖,想說這樣不好,尤其是看到二皇子還光着身子的時候,就更加的不樂意了。

自家外甥女一個黃花大閨女,這樣成何體統?

見他們還不願意出去,唐覓蹙眉着急道:「人命關天,你們快出去啊!」

眾人這才不情不願的走了出去,蘇靖文抿了抿嘴,看了眼床榻上的司陌白,這才轉身走了。

等人都出去了,唐覓這才翻身下床。

按照順序,將司陌白身上的銀針都取了下來。

取針沒什麼難度,也不會消耗體力,取完最後一針唐覓都還是滿臉的輕鬆之色。

只是她才剛將最後一針取下,手就猛的被一雙有力的大手給抓住了。

唐覓一驚,下意識朝司陌白看去。

司陌白緊閉的眼睛睜開,眼中徹骨的冰冷彷彿要將人凍住。

四周的氣溫彷彿都下降了好幾個度。

那是怎樣一種眼神,唐覓嚇的不敢動彈,那顆心彷彿都要停止跳動了。

怪不得都說他是活閻王,就一個眼神都像是要吃人一般。

司陌白盯着眼前的女人,心中很是惱火。

這個女人,居然把他給看光了,而且不僅她看光了,剛才還有一群人在旁邊走來走去。

他就那麼一絲不掛的躺在那裡任人觀賞!!這能忍嗎?絕對不能忍。

唐覓自然清楚,在她施針的時候,其實司陌白就已經清醒了,所以發生了什麼他都知道。

司陌白薄唇一勾,居然冷笑出聲了。

這一笑卻讓唐覓心中發毛,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要是看不到司陌白那冷峻的臉,這低沉的聲音肯定會讓無數聲控瘋狂。

最可怕的是,她感覺自己的心彷彿要從胸口跳出來了。

「你是第一個看光本王的女人!!」

唐覓咽了咽口水,結結巴巴道:「這…這不是…為…為了救你嗎?」

這雙眼睛太可怕了,唐覓不敢和他對視,下意識就低下了頭

只是,低下頭……

這一看,唐覓就直接看呆了……腦海里只有兩個字飄過——卧槽。

察覺到她眼神,司陌白直接黑下了臉。

咬牙切齒道:「信不信本王挖了你的眼睛。」

唐覓嚇了一哆嗦,直接就閉上了眼睛。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閉上眼睛的那一刻她就後悔了。

怎麼這麼慫!!

真沒出息。

司陌白的命都掌握在她手裡,該慫的應該是他才對!!

司陌白抿着薄唇拉過被子蓋住了重要的部位。

這才將唐覓的手給鬆開了。

要不是看在這個女人救了他的份上,他絕對會一掌拍死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