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妃權寵!煞神冷王自請上榻》[醫妃權寵!煞神冷王自請上榻] - 第1章 楔子

武宣國,數九寒天。

禮部尚書府祠堂里。

唐覓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絕色的臉蛋上全是傷痕,身上那件洗的發白的長裙上滿是污漬。

頭上連支像樣的簪子都沒有,一頭青絲就那麼披散在潮濕冰冷的地上。

祠堂內很是昏暗,只有幾盞搖曳的燭火點在香案面前,忽明忽暗的更添了幾分陰森恐怖。

外面寒風呼嘯,無孔不入,就如同無數惡鬼要爭先恐後湧進來一般。

厚重的祠堂大門被人推開,發出了木頭摩擦的吱呀聲,很是刺耳。

唐覓費力的睜開沉重的眼皮,只見她的好妹妹正滿臉得意的走了進來。

唐瑤身着淡粉色長裙,頭上梳着垂掛髻,兩邊簪着粉色的珠花,流蘇垂落而下,給少女添了幾分嬌俏。

可少女那張本該明媚的臉上卻滿是惡毒和怨恨。

走到唐覓面前本想蹲下,可看了眼地上的潮濕和污漬,便嫌棄的撇了撇嘴,似乎是怕弄髒了身上新換的裙子。

她居高臨下勾唇道:「我的好姐姐,你怎麼這麼頑固呢!你將弟弟推入水中差點淹死,只要認了錯,父親便不會罰你了。」

唐覓暗自咬牙,漂亮的眸子死死盯着眼前的女子,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

她沒錯為何要認!!

當時池塘邊只有她和唐寶兩個人,唐瑤就在不遠處的亭子里,她明明都沒碰到唐寶。

但是唐瑤在唐寶掉下池塘的那一刻便不可置信的大聲質問,為什麼她要將唐寶推下池塘。

剛好父親和繼母就在附近,當即父親便跳下水將人給救了上來………

她再笨也明白,今日發生的一切就是設好的一場局。

不是她做的她當然不會認,雖然遍體鱗傷的被扔進了祠堂反省,可沒錯就是沒錯。

「你再這樣看着我,我就挖了你的眼睛。」唐瑤瞪着地上的人,眼裡滿是嫉妒,怨恨和不甘。

這張臉即便受傷了,沾滿了污漬,也依舊傾國傾城,尤其是那雙眼睛,好看的讓人忍不住想要挖出來。

為什麼她會這麼幸運,容貌,身份,地位,她什麼都有。

憑什麼她一出生就是嫡長女,憑什麼她有大將軍外祖父,還有五個優秀的舅舅。

憑什麼她就能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而她只能是庶女,只能羨慕的看着她擁有的一切。

唐瑤桀桀怪笑着蹲了下來,手從袖子下露了出來,指尖捏着的銀針閃着寒光,她惡毒的揚起手,一下一下的扎着地上的人。

一陣陣劇痛襲來,唐覓死死咬唇一聲不吭。

「賤人賤人賤人……」

唐瑤逐漸瘋狂,她也不要唐覓的性命,她就只想折磨她。

意識越來越模糊,唐覓只感覺自己的眼皮越來越重…………

心中解氣了,唐瑤隨意將銀針丟在一旁,猖狂大笑着,她就想看着地上的人生不如死!

離開之前,她冷聲威脅道:「誰要是敢把今日發生的事情說出去一個字,我必定讓她死無全屍。」

唐覓的視線越來越模糊,氣息也越來越微弱。

生命的最後一刻,她見到她最思念的母親,母親還是那樣的溫柔。

腦海里,往事一幕幕回首。

五年前母親還在世,父親對她也很是疼愛,她是尚書府里最受寵的嫡長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