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闖帝王床塌:妃要休夫》[夜闖帝王床塌:妃要休夫] - 第七章:你想我求你?

「呃——」她手腕被北冥爵用力扣住,一擰,指尖上的銀針頓時脫手而出。

「北冥爵……」她刷地抬頭,開口,話音未落,只見北冥爵那妖孽般的俊臉猛地湊了過來。他的唇抵在了她的嘴角上,舌尖頂開了她的唇瓣,她想要說的話悉數被他吞了進去。

風離殤雙目圓瞪,反應過來後,眼底里染過了一絲殺意。她伸出手,一把扣住了他的頸項,看似在回應,實則卻是不允許北冥爵有任何躲閃的機會。

她用力一咬,頃刻之間,血腥氣息在他們舌尖衝刺。

忽地,北冥爵卻在她張口之際,猛地將舌尖的藥丸推進了她的嘴裏。舌尖的糾纏,翻攪,容不得她有一絲掙扎的餘地,直到那藥丸被他逼的吞了進去,他才緩緩地退開身。

「嘔——」風離殤猛地俯下身,一陣乾嘔,卻只是吐了一地的清水,「北冥爵,你給我吃了什麼?」

北冥爵轉身走到躺椅上坐下,他伸出手,拿出手帕慢條斯理的擦拭嘴角上的血絲,「是什麼,等會兒你或許會比本王更清楚。」

「……」看着北冥爵的神情,風離殤心裏的不安愈發拉大。她站起身,立即大步地朝着大殿外走去。卻在這時,北冥爵站起身,一把將她攬住。

他的手落在她纖細的腰間,指尖死似有似無的摩挲着。

「……」風離殤感覺到他指尖摩挲着衣衫時,帶來的灼熱難耐。她眉頭一緊,隱約的感覺到了那藥丸是什麼,心裏的不安和恨意愈發的濃烈了幾分。

她猛地抬起手,狠狠地朝着北冥爵落了下去。

啪——

掌心落在他輪廓分明的臉孔上,卻遠遠沒有她想要的力道。

她只覺整個人灼熱難耐,身子一陣癱軟無力,「北冥爵,你何不直接殺了我?」

聞言,北冥爵伸出手,將她的手握起。他睨着她緊握着手掌,慢條斯理的將她的手指一根根地掰開,俯下身,他的堅挺鼻樑貼了上去,嘴角上勾起了一抹謎魅的笑意。

「本王若是想殺你,在高台上,你那一招借刀殺人,死的人只會是你。」他頓了頓,冰涼的薄唇順着她的指尖,吻上了她的掌心,只見那細嫩的掌心上,布滿了一道道月牙灣的指痕。

感覺到她身子因為他的碰觸而下意識的輕顫,他嘴角上的笑意漸染,恨么?他倒想要看看,她能有多恨。

「本王留你,只是想要看看,你對本王的恨意,能不能傷了本王。」

牢籠中的困獸越是掙扎,越是嘶吼,這遊戲才愈加有趣。

風離殤眸子里一片暗紅,透着一絲強力剋制**的氳氤之氣,不經意間透露出的風情,使得北冥爵眼底里的眸色暗了暗。

她緊咬着牙,用力地掙開北冥爵的手,整個身子因為無力,險些跌倒在地,「北冥爵,你會後悔的……」

「是么?」北冥爵雙手環臂,眸光一片冰冷,「你若能讓本王后悔,倒也不失為一種本事。」

「你竟然身為本王的侍衛,本就該為本王所用。只是,本王覺得你身上的刺太硬,本王不喜歡。」

「……」風離殤冷笑一聲,「你想我求你?」

他北冥爵做了這麼多,只是為了讓她徹底的服軟?

只是可惜,她風離殤即使是死,也不可能會向他北冥爵低頭。今天,他北冥爵不殺了她風離殤,他日,她一定會讓他北冥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