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闖帝王床塌:妃要休夫》[夜闖帝王床塌:妃要休夫] - 第五章:引人犯罪

一道身影走了進來,男子依靠在門扉上,睨了一眼床沿上一臉淡然的風璃殤,揚了揚眉,「這倒有趣,你似乎一點都不驚訝我的出現?」

風璃殤緩緩地起身,走到桌子前,伸出手倒了一杯水,「這裡是偏殿,而你嚴浩又是尊皇府侍衛統領,出現在這裡並不奇怪,我需要驚訝么?」

嚴浩笑了笑,大步上前,坐下,伸出手一把攬住了風璃殤的肩膀,說道:「你還別說,你不僅膽子夠大,腦子也足夠聰明,這點隨我,要不加入我這邊如何?」

說著,他細細打量了下風璃殤,皺了下眉頭,「不過你這小胳膊,小短腿的看起來確實不怎麼起眼。還別說,這一細看,還真以為你是個女的呢。」

話剛落,只見風璃殤面無表情地將他的手拂開,她抬起手,將水杯湊到跟前,慢條斯理地開口道:「我也覺得,嚴浩統領仔細看倒不像是個男的。我莫離乃七尺男兒,更何況每一屆的選拔大會都是只有男兒才可參加,嚴浩統領要是不是腦子出了問題,那就是眼力出了問題,不然豈會覺得男女不分?」

「……」嚴浩嘴角抽了抽,沒有想到他只不過是隨口一說,莫離還真當真了,搞得他討好不成,倒是碰了一鼻子灰。

「說吧,北冥爵找我什麼事?」

嚴浩是北冥爵的貼身侍衛,自然和北冥爵形影不離。如今,出現在她這裡自然是北冥爵找她。

在高台之上,雖然她險勝了血獅。但是她知道,北冥爵之所以讓她進入尊皇府,不過是為了引蛇出洞。

只可惜,他這招引蛇出洞好是好,卻用錯了對象。

嚴浩雙手攤開,做無奈狀,道:「原本還以為可以多玩幾下,沒想到這麼快就結束了,真不好玩。」

他頓了頓,伸出手給自己也到倒了一杯水,慢條斯理的說道:「也沒什麼事,就是王命我讓你過去,王在九華殿里等你。」

「哦,忘了提醒你一句,王最不喜歡的就是等人。」

「……」

他絕對是故意的。

風離殤嘴角抽了抽,滿臉黑線。她站起身,毫不猶豫地朝着九華殿的方向走去,這一筆賬,她有的是時間和他嚴浩算清楚。

九華殿。

風離殤推開房門走了進去,偌大的房間里,隱隱弱弱的燭光將整個房間映襯得多了幾分神秘氣息。她環顧了一眼四周,只見大殿之上,空無一人的身影。

她皺了下眉頭,眼底里染過了一絲警惕,「殿下……」

「你來遲了?」內殿里,一道低沉的嗓音傳了出來。

聞言,風離殤額頭上頓時冒下了幾杠黑線,這一切都得拜嚴浩所賜。她斂下臉上的神情,邁開步子朝着內殿里走了進去。

內殿里,屏風內,煙霧裊裊。

只見,屏風上倒映着水池上那一道修長健碩的身影,男子倚靠在浴池上,頭抬起,透着屏風,眸光緩緩地落在了站在內殿之中的風離殤身上,目光如炬。

風離殤心裏先是微微一愣,她倒是沒有想到進來見到的會是眼前這一番場景。收回神,她垂首,眸光半垂,開口道:「小民剛進尊皇府,不熟路,自然也就耽誤了些時間。只是,不知道殿下命小民來九華殿有什麼事?」

這唱的是哪出?

美男出浴么?

不可置否,他北冥爵確實有足夠的資本,那精心雕刻的面孔只需望一眼,便足以勾魂動魄。

「不熟?」北冥爵輕嚼着這兩個字,笑了笑,「本王以為本王的府邸你早已經了如指掌,現在看來,你倒是越來越讓本王意外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