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闖帝王床塌:妃要休夫》[夜闖帝王床塌:妃要休夫] - 第四章百毒不侵?

砰——

一股內力頓時將她整個人震了出去,金色之箭脫手而出,掉落在地面上發出了一陣脆響。

「呃——」風璃殤剛想要撐着身子站起,卻發現方才握箭的那隻手癱軟無力,整個人頓時又倒了回去。

一道寒光,劍刃頓時抵在了她的額前,流雲居高臨下的冷睨着她,呵斥道:「大膽,竟敢想要出手傷了王的血獅。」

風璃殤喘了喘氣,她抬起頭,望向北冥爵,開口道:「殿下,我贏了,只是不知道殿下說的話還算不算數。」

「本王要是說不算呢?」北冥爵迎上她的眸光,似笑非笑的答道。

「堂堂的尊皇王如果要耍賴,我寡不敵眾,自然也只能認命。」

果然,還是不要和禽獸打交道的好。

「認命?」北冥爵緩緩地站起身,嘴角嚼着笑,那笑意里裹着陰冷的寒意還摻雜着令人無地自容的輕蔑,「你可並不像是一個會認命之人。」

如此費盡心思的想要進入他尊皇府,他到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麼目的。

「本王說過的話自然算話,同樣,本王也說過,尊皇府不用無用之才。」他頓了頓,冷冷地睨了一眼她手臂上的傷,輕描淡寫地開口道:「你要想進入尊皇府,就該證明,你現如今還算不上一個廢人。」

血獅的爪牙鋒利無比,一旦被抓傷,勢必深可見骨。方才,又被他的內力所震,不殘,也是重傷。

「怎麼證明?」

「你若能拿着本王的弓弩,從這裡走進尊皇府,不倒下,本王便如了你的願,讓你留下。」

「……」

什麼仇什麼怨?

他這真是想要將她往死里整。

方才,被血獅所傷,已經近乎要了她半條命,加上他的出手,將她的手震傷,別說是拿一把數十斤的弓弩,就算現在讓她拿一杯水,恐怕都無能為力。

風璃殤抬起眸,看了一眼嚴浩手中的拿一把金色弓弩,抿了抿唇。如今,她已然走到了這一步,是不可能退縮的。

「好。」她沉吟片刻,點了點頭。

北冥爵緩緩地蹲下身子,抬起手,把玩着她方才因為和血獅搏鬥而散落的髮絲,漫不經心地問道:「本王很想知道,到底什麼事情是你不能承受的?」

連武功都不會的人,卻能贏了他的血獅。現在,即使面對他北冥爵,眼底里卻依舊沒有流露出一絲的恐懼和慌亂,這確實有趣。他到想要看看,究竟是誰派他來的,亦或者是,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這又是一場遊戲么?

他倒是有點期待了。

風璃殤微微地別過臉,小臉因為失血過多而略顯蒼白,不經意間,倒是難掩一絲女子般的柔弱之氣。她用另一隻手撐着身子站起,臉上的神情透着一絲不易察覺的寒意,開口道:「如果當殿下什麼都沒有時,什麼都不在乎時,就會明白什麼叫做百毒不侵。」

他現在是一個高高在上,掌控着無數人的生死的王,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