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闖帝王床塌:妃要休夫》[夜闖帝王床塌:妃要休夫] - 第三章死亡的氣息

風璃殤緊握着的手緊了緊,最後緩緩地鬆開。

北冥爵掃了一眼風璃殤,漫不經心地問道:「怎麼,你似乎不太高興?」、

「殿下,可是覺得小民該很高興?」

他可是在逗她?

她一個手無寸鐵,毫無縛雞之力的女子,要對付一個訓練有素的血獅,能活着已經是萬幸了。

北冥爵聞言,笑意漸染,卻令人窺探不到他的喜怒,「和本王的血獅比,也不過是一對一,總比以一敵百的好。只不過,本王的好意你似乎並不領情。」

說著,他舉步向前,俯身而下,指尖落在了她的下顎處,使得她不得不迎上了他的眸光。

風璃殤心一緊,他的手很冰,冰的令人彷彿感覺到了生命窒息時的絕望和不安。

「在本王面前,想要玩命?」他頓了頓,指尖忽地用力,「那可得有命才能玩。」

「他們派你來跟本王索命,是小看了本王,還是高估你?」

什麼鬼?

風璃殤皺了下眉頭,他話里的意思可是以為她是別人派來殺他的?

她扯了扯嘴角,露出無辜的神情,緩緩地道:「殿下可是在說笑?小民也不過是來想要進尊皇府,飛黃騰達,這個想法和這裡的人一樣。如果殿下覺得我們不該妄想進入尊皇府,只要一聲令下,我們退出即可,又何須這樣的罪名放在小民的身上。」

「更何況,小民想要奪取別人的性命,怎麼著也得找個弱不禁風的下手不是?」

她是想殺了他,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哦?」北冥爵揚了揚眉,鬆開手,「你這張嘴倒是厲害得緊,只是本王不知道,比起本王的血獅又如何?本王似乎倒是有點期待了。」

風璃殤喟然長嘆,搖了搖頭,「殿下這倒是難倒小民了,與禽獸搏鬥,贏了,比禽獸還禽獸;輸了,即使禽獸不如;哪怕是勉強打個平手,也不過是和禽獸沒兩樣。」

她說著,眸光不動聲色的環顧了一眼四周,思索着該如何才能躲過血獅的攻擊。以血獅的能力,活生生撕開十個百個風璃殤都不是問題,她幾乎沒有任何的勝算,所以只能暫時使用緩兵之計。

禽獸?

流雲望了一眼風璃殤,在看了一眼血獅,王的血獅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靈獸,膽敢將尊皇王的靈獸叫做禽獸,他是不是該佩服這男子的勇氣。

血獅弓起腰身,一雙嗜血的冷眸怒視着風璃殤。

聞言,北冥爵的腳步頓了下,側過身,嘴角抿成了一道乖戾的弧度,「是么?這樣說來,你似乎更該贏了血獅才是。」

說著,他便頭也不回地邁開步子朝着高坐上走去,一襲長袍隨風揚起,不經意間那邪魅妖嬈之氣傾瀉而出,高貴卻不可接近,卻足以噬魂。

擦!

他這可是在罵她比禽獸還禽獸?

血獅么?

再厲害,也不過只是比她多兩條腿而已。她竟然決定了要進入尊皇府,此時就容不得她有任何的退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