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闖帝王床塌:妃要休夫》[夜闖帝王床塌:妃要休夫] - 第十章:命不該絕

她懶懶地半抬眼帘,睨了一眼血獅,嘴角抽了抽,愣是沒有憋住笑。

眼前的血獅,只見它那宛如火焰般柔順的毛髮掉落滿地,原本高大兇猛的血獅硬是被風離殤改造成了如今這般模樣,這遠比要殺了血獅,更讓血獅難以接受。

只見,血獅怒紅了雙眸,狠狠地瞪着風離殤。

「這態度如此惡劣?」風離殤揚了揚眉,輕描淡寫道:「還是你覺得不太滿意,要不要我再給你修修?」

透着幾分淡然的嗓音里卻衝刺着**裸的威脅,這使得血獅愈發的怒了。

它血獅怎麼說都是百年難得一遇的靈獸,更讓它引以為傲的是那一身血紅色,如火焰般的毛髮,而如今,這該死的女人竟然將它全部的毛髮給硬生生的拔掉。

風離殤睨着血獅,迎上了它眸子里的嗜血殺意,「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識時務者為俊傑。眼前,你被我下了葯,動彈不。即使我殺了你,你的主子也救不了你。」

「眼前,你應該謝我的不殺之恩,而不是用這樣不懂感恩的眼神瞪着我。」

「吼——」忽地,血獅猛地嘶吼了一聲,吼聲迅速的朝着整個林子里散了出去。

「……」風離殤皺了下眉頭,她望着血獅,只覺血獅眸中的殺意似乎更強了。血獅一聲聲地怒吼,似乎想要掙扎站起,卻無奈身子里的藥效未退,整個人只能癱軟地趴在地上。

「吼——」血獅一聲聲的嘶吼,漸漸地,吼聲里隱約的透着一絲的不安。

見狀,風離殤猛地站起,轉過身,眸光順着血獅的視線望了過去。

殺氣!

這是殺氣。

風離殤眸光一沉,這殺氣很強,很明顯是血獅而來。這裡是尊皇府,向來戒備森嚴,對方能夠進入尊皇府而未被察覺,武功必然很強,並且輕功了得。

她是跟蹤了碧兒,才得以進入到這一片林子里。這一路上,她發現了這林子里雖然是隱藏在院子深處,看似平平無奇,但是她卻發現了,當他們穿過碎石小道時,兩側的樹木卻在不動聲色的移動,變幻萬千。

碧兒穿過林子時,步子邁得格外小心,似乎在刻意避開什麼。

她可以肯定,眼前這一座林子里,應該是機關重重。如果沒有熟悉這片林子的人帶路,外人根本就進不來。所以,對方應該也是跟她一樣,跟蹤了碧兒才進入到這一片林子。

只是,他們竟然是為了殺掉血獅而來,為何一開始沒有動手?要知道,尊皇府戒備森嚴,每耽誤一點時間,就意味着他們的勝算就少了一分。

「吼——」

一聲怒吼猛地將風離殤的思緒拉回,她刷地猛地抬頭,只見一支利箭穿破了空氣,嗖地一聲,猛地朝着他們的方向刺了過來。

「吼——」血獅怒紅了雙眸,雙爪一次次的用力刨地,想要嘗試着站起,卻發現怎麼也站不起來後,那嘶吼聲里更是透着幾分焦急和憤怒。

風離殤來不及細想,整個人下意識的猛地朝着一旁躲去。下一刻,那利箭猛地擦過她的身側,以銳不可當之勢迅速的朝着血獅刺了過去。

噗——

利箭刺入血獅的身子,頓時鮮血濺出。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