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闖帝王床塌:妃要休夫》[夜闖帝王床塌:妃要休夫] - 第一章血漫長夜

啪——

一道閃電猛地劃破了天際,狠狠地擊落在地面上。

林子里,刀光劍影,空氣之中開始瀰漫著刺鼻血腥的氣息。

砰!

一道強大的劍氣迅速的朝着四周猛地散開,一名黑衣男子手持利刃,終身一躍,整個以俯衝之勢猛地落下,只見寒光一閃,利刃毫不猶豫的刺穿了對方的頭顱。

男子躍下,猛地收回手,那人身子猛地朝着身後倒去。鮮血順着利刃流入地面之中,混合著雨水,地面上頓時被染成了一片血紅。

為首的黑衣男子揚起手,只見身後黑衣人迅速的形成兩隊,頓時將隱藏在林子里的那一間竹屋包團團地圍起來。

噠——

噠——

噠——

只見,馬背上一名黑衣戰甲的男子抬起頭,朝着林子里那一扇緊閉着的房門望了過去。他那僅袒露在空氣外的雙眸冰冷,嗜血,宛如來自地獄裏的奪命羅剎。

他緩緩地抬起手,手中的弓箭在夜空中發出了奪魂的危險氣息。

「上面有令,竟然她執意不交出,那就格殺勿論,不允許放過任何一個人。」

「是——」

一聲令下,頓時殺意四起,一時之間血色頃刻蔓延,染紅了整個暗夜。

嗖地一聲,利箭猛地穿破了空氣,以不可阻擋之勢朝着那竹屋擊了過去。、

房間內,女子揚起手,擋在了門口上。她抬起頭,臉上的神情決絕而淡然。

「呃——」瞬間,一隻金色之箭猛地沒入她的心口之中。

「娘親——」一抹粉色身影立即奔了過去,一把抱住了女子,鮮血染紅了小女孩的小臉。

女子艱難的伸出手,將小女孩推開,「記住娘親的話,沿着暗道一直跑,不要回來……,不要回來,你的命是很多人……用鮮血換來的,一定要……活下去。」

風璃殤拚命的搖着頭,她倔強的想要將娘親扶起。

女子伸出手,一個用力,猛地將心口上的箭拔了出來,整個人因為痛苦而顫抖。她將手中的箭交給了風璃殤,臉色因為失血過多而近乎慘白一片。

「現在……走,逃得遠遠的,看清楚眼前的箭,離開拿着這些箭的……一定要……」話還未落,她便整個人倒在了地面上。、

「不……娘親,別嚇璃兒……」風璃殤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這一幕,用力的搖着她的娘親,一遍遍的哭喊着,卻沒有一絲的回應。

卻在這時,竹屋門前倒映出一道高大的身影,緩緩地朝着房門走了過來。

風璃殤抬起手,此時的眼眸暗紅一片。她站起身,小小的身子倔強的挺直,握着利箭的手一次次的收緊,恨意橫生。轉過身,她最後深深地看了一眼倒落在地面上的娘親,淚水划過了臉頰,她抬起手,一把抹掉,小臉上染着堅決和恨意……

忽地,嘭地一聲,房門被一把踹開。

手握弓弩的男子率先走了進來,冷眸掃了一眼四周,在看到桌子上的花瓶明顯被移動時。他冷哼一聲,道:「追——」

「是。」

數十名黑衣男子終身躍起,一把落在馬背上,手一揚,馬兒頓時騰身躍起,嗖地一下猛地朝着林子外的沖了出去。

「呃——」一聲悶哼,風璃殤狠狠地摔在地上。她估計不上膝蓋上的疼痛,立即站起身猛地朝着林子外跑了出去。對於常年住在這裡的風璃殤來說,自然十分熟悉這裡的地形。眼前他們步步緊逼,她要想將他們甩開,恐怕不可能。

她不能死。

她一定要活下去。

這樣強烈的念頭在風璃殤的腦海里久久環繞,她咬了咬牙,身子一轉,頓時朝着山崖的方向跑了過去。

山崖上。

一身粉色霓裳的風璃殤背對山崖而立,身上衣衫被鮮血染紅一片。她將手中的利箭藏於身後,抬起頭,尚未脫掉稚氣的小臉卻透着超乎年齡的傲氣和冰冷。

噠噠噠——

一陣響徹山谷的馬蹄聲戛然而止,數十名黑衣人迅速散開,形成團團的包圍圈。為首的黑衣男子直視着眼前的風璃殤,眼底里露出了一絲的鄙夷,不過是個稚氣未脫的小毛孩,卻妄想要逃出他們的追捕,真是可笑之極。

風璃殤看着為首的男子,臉上的冷意隱去,露出了害怕和恐懼,「別過來……」

其他黑衣男子聽到這怯懦,驚恐慌亂的嗓音,不禁冷冷一笑,道:「首領,這不過是個小毛孩,用不着您親自出馬,屬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