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辰蕭初然 小說》[葉辰蕭初然 小說] - 第2390章

在他看來,蘇家陷入今天這種局面,蘇守道要負絕大多數的責任!
所以,蘇守道在他眼裡,不僅不是一個合格的家族繼承者,甚至都不是一個合格的血脈繼承者。
所謂家族繼承者就是將來要繼承整個蘇家,成為蘇家掌舵人的那一個;
而所謂血脈繼承者,要求的條件自然就寬泛很多,只要是蘇家的人,都是蘇家的血脈繼承者。
現在的蘇老爺子認為蘇守道非但沒有資格成為蘇家掌舵人,甚至都沒有資格繼承蘇家的血脈!
於是,他憤怒不已的冷聲說道:「守德!給你大哥打電話!要他無論如何都要阻止杜海清參與下周一的那場司法拍賣!我絕不允許這個女人再次讓蘇家成為整個燕京、整個華夏的笑柄!」
蘇守德一聽這話,心中早已經樂開了花,嘴上則十分鄭重的說道:「爸,您放心!我這就給大哥打電話!」
說罷,蘇守德掏出手機,準備撥號。
一旁的蘇老爺子冷聲道:「打開免提!我要聽聽這個逆子究竟會說什麼!」
蘇守德心下一喜,忙得就給大哥蘇守道打了過去。
此時的蘇守道,還不知道燕京發生的事情。
他接到蘇守德的電話,內心深處立刻便充滿了厭惡。
雖然這些天他不在燕京,但是他腦子裡能夠非常準確的想像出,自己這個弟弟趁自己不在老爺子身邊的時候,究竟會怎麼敗壞自己。
現在這個關鍵時刻,就相當於是古代皇帝對太子已經心生不滿、有了想要廢黜太子的念頭,其他皇子激動之餘,必然處心積慮想要好好表現,同時也拚命對太子落井下石。
巨大的利益面前,手足之情又算得了什麼,連屁都不是。
所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