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辰蕭初然 小說》[葉辰蕭初然 小說] - 第2389章(2)

模假樣的流眼淚,叫他媽就是打我們蘇家人的臉啊!」
蘇守道人不在國內,所以,蘇家下一代的代表,就變成了他的弟弟蘇守德,此時,蘇守德一臉怒不可遏的說道:「爸!這個姓杜的女人實在是太過分了,沒想到我哥娶了她這麼多年,還沒有把這個白眼狼給養熟!」
「現在咱們蘇家正在風口浪尖上的時候,她就干出這麼不要臉的事情來給我們添堵,我看她簡直就是故意想讓我們蘇家顏面掃地的!」
蘇守信也立刻附和道:「是啊爸!我是真沒想到,大嫂竟然能幹出這麼不守婦道的事情來!畢竟我大哥跟她可還沒離婚呢!」
蘇守禮急忙說道:「爸!大嫂去葉長纓的故居其實還不算是最嚴重的,最嚴重的是,如果大嫂真的把葉長纓的故居買下來,那咱們可就真的顏面掃地了!」
「對!蘇守德這才反應過來,急不可耐的罵道:「媽的!那個賤女人!還沒跟我大哥離婚,就跑去要買葉長纓那個死人住過的地方,這他媽是什麼意思?難道一個死了20年的人,比我大哥還要強嗎?我大哥就算再不濟,也不可能比他媽一個死鬼還要差吧?」
蘇守德這話,不但罵了大嫂杜海清,更罵了大哥蘇守道。
他這番話的言外之意,就是想讓老爺子知道,他大哥就是個廢物,是一個降服不了自己女人的廢物,甚至是一個比不上死人的廢物!
蘇老爺子自然也能聽出蘇守德的這番話里的弦外之音。
更要命的是,他竟然蘇守德的這番話發自肺腑的感到贊同。
這50年來,他從沒有像現在這樣,對自己的長子充滿了怒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