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辰陳一諾》[葉辰陳一諾] - 第026章 一個邪乎的主兒

[]

金鱗府,這個樓盤對了解江州信息情況的人都不陌生。

因為從這個小區開建之初就一直備受着各種爭議。

哪怕包括張為民張興國在內,都認為這樓盤十有八九得砸在開發商自己的手裡。

就這麼一種形態下。

在市政府還沒啟動新聞發佈會之前。

張景山竟然跑去定了兩套?

不過,這還不是重點。

重點是有人讓他多買幾套?說有錢就把整個金鱗府給盤下?還建議張景山一次性買十套?

這是目光精準胸有成足,還是獲得了內幕消息?

前者太牽強。

後者不可能!

「爸,你不是說內幕不會泄露嗎?」呼聲過後,張興國看向父親張為民。

張為民斬釘截鐵,「不可能會提前泄露,不會有人拿自己的從政生涯來冒險!退一萬步,就算消息真的提前泄露出去了,得知內幕的人會拿出來分享?」

張興國啞然噤聲。

「景山,你說的那人是誰?」老爺子張為民急問道。

「爺爺,是一個很邪乎的主兒!」張景山很是複雜地應道。

「邪乎?」張為民瞪起眼珠子來。

點點頭。

張景山把葉辰給說了出來。

從古玩城的佛珠手串。

到他被設套的提示,以及對李長風的提醒。

還有金鱗府買房的事兒又被他拿出來講了一遍。

不過在他被設套一事上,他輕描淡寫地抹了過去。

畢竟那事兒太難以啟齒了。

「開什麼玩笑?這世界上還能有這麼邪乎的人?你可別是被別人賣了還幫對方數錢!」

乍一聽,張興國立馬哼哧起聲來。

哪怕心中為此驚震不已,可他都不想去相信世上有這麼邪乎的主兒。

尤其還是從自己這不靠譜的兒子口中說出來的,所以他覺得更不靠譜。

「抱歉,我好像不是在跟你說話吧?你要是聽不慣就一邊涼快去!至於我會不會被人賣了還幫別人數錢,這跟你有關嗎?用得着你咸吃蘿蔔淡操心嗎?」張景山懟了回去。

十八年了,到現在他都還記恨着父親張興國。

認為當初若不是他,母親就不會死在那場車禍中。

「你,小王八蛋,你」

張興國氣得一口氣上不來,抬手就想往張景山臉上扇去。

「夠了!」張為民猛地一斥,這才讓張興國忍了下來。

「你們這父子倆還有完沒完了?前世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今生來彼此報復彼此的嗎啊?」張為民再聲罵道。

「爸,你不覺得他越來越過份了嗎?我讓他到永安建築公司來,日後好接管繼承,可他這麼些年來有聽過我的話嗎?不聽我的倒也罷了,還折騰一家什麼主播帶貨公司,那玩意能靠譜嗎?那玩意能是正業嗎?我說他一回就跟我吵一回,現在更行,我關心一下他,還被他沒大沒小地懟了回來,他眼裡還有我這個當爹的嗎?」張興國道。

「我用不着你關心,至於你那個破建築公司,我也看不上,愛誰繼承誰繼承去,你外頭不是還有一個兒子嗎,好好把你那破公司做大做強留給他吧,我他媽不在乎!」張景山咬牙切齒道。

「王八蛋,你」張興國忍無可忍了。

「你趕緊滾蛋!」

怕這父子倆之間的矛盾升級。

老爺子趕緊把張興國往外拱。

知道老爺子的用意,張興國忿忿甩手離去。

「哎-!」

心中暗嘆一聲的張為民知道這父子間的矛盾,這些年來該說的說了,不該說的也說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