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辰陳一諾》[葉辰陳一諾] - 第023章 又是算出來的?

[]

澳洲和牛,法國鵝肝,魚子醬,黑松露。

還有一份甜品跟飲品。

看着東西不多,但人均下來已經過萬。

這些食物很快就上到了張景山三人的餐桌。

原本張景山還想給葉辰做一下介紹的。

殊不知葉辰在食物上來後,卻是毫不客氣地率先動起了手來。

那嫻熟的刀叉使用,以及食用時的氣質流露。

一下子讓張景山在不經意的自慚形穢中傻眼了。

這是那種遊手好閒無所事事只想着一夜暴富的賭鬼?

「葉先生,這裡的東西感覺如何?」張景山不由問道。

「牛排還行,就是解凍的時間長了一點,至於鵝肝,腌制的時候白蘭地放得少了,魚子醬沒問題,挺鮮美的,黑松露的話,味道還行,就是切片切得厚了些!」

優雅的動作下,逐一品嘗過後的葉辰淡淡說道。

然而這一開口,張景山卻是愣住了。

他雖然是含着金鑰匙出生的公子哥,但性格是粗人一個。

對於食物,也就是好吃跟不好吃這兩種概念,要讓他說裡頭的門門道道,他指定是說不上來的。

至於問葉辰這些東西的味道如何,也就是想問問葉辰能不能吃得慣這個意思罷了。

哪能想到對方說出這麼一通來?

這是不懂裝懂的胡謅嗎?

張景山下意識地看向李長風。

他不懂那些,但鍾愛的美食的李長風懂啊!

然而在他放眼瞧去時。

李長風的表情卻是顯得有些驚震!

香榭麗舍他不是第一次來了。

可是每一次他都感覺味道有瑕疵,但就是說不上瑕疵的由來。

如今被葉辰這麼一說,彷彿豁然開朗!

牛排的解凍時間長了,鵝肝腌制的時間白蘭地放少

自己之前之所以一直覺得有瑕疵,應該就是這個原因,肯定是這個原因!

「葉先生對美食也有深入研究的?我來香榭麗舍的次數不少,總感覺這裡的食物有點瑕疵,可就是吃不出瑕疵在哪,經葉先生這麼一說,我才想到瑕疵應該就是出在葉先生所說的問題上啊!」

像是找到了同道中人似的,李長風連聲急道。

「談不上有研究,就是舌頭刁了點,呵呵」葉辰道。

邊上。

張景山徹底懵逼。

還真是讓葉辰給說中了?

一個窮光蛋爛賭鬼,竟然能吃出這些高級西餐的瑕疵來?

不可能,看來自己之前搜集的資料有誤啊!

而李長風這邊,則是對葉辰說的不以為然。

這是舌頭刁了點能吃出來的?

他下意識地認為葉辰這是低調內斂。

「不知葉先生是做哪行的?」李長風道。

「哪行?暫且的狀態是無業游民打打秋風!」葉辰笑道。

「無業游民?」

李長風看向了張景山。

後者尷尬地乾咳一聲,「我跟葉先生也是昨天才認識的,結緣我跟你說的那串佛珠!」

「哦!」李長風點點頭。

不知怎麼,越是這樣,他就越覺得葉辰神秘。

因為就憑葉辰能在一入口的情況下,就能說出牛排跟鵝肝的問題,放眼整個江州的上流圈子,他敢說都找不出幾個來。

就這種人物,要說簡單,李長風一萬個不相信。

不過關於葉辰的身份問題,他也不打算再繼續試探打聽下去了。

至少眼下的初次見面,他對葉辰是認可的。

這頓高級美食在和諧的笑談中結束。

一行三人走出香榭麗舍。

「葉先生,你待會是直接回家還是有其他地方要去?我送你!」張景山道。

「不用了,我自己打輛車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