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夫太囂張》[妖夫太囂張] - 第9章

他可是很邪惡的「神明」,似乎總在誘惑着人犯罪。
感覺所謂的虔誠,在他面前一文不值吧?
我媽媽在電話里跟我說,這種方法是否靈驗因牌而異。
有沒有實際的作用,只能如此碰碰運氣。
叫我這段時間之間,千萬不要在動自己丟掉佛牌的歪心思了,否則是會被佛牌當中的「神明」所遷怒。
她會儘快請自己熟悉的一個龍婆過來,讓她幫忙收下我所佩戴的這隻陰牌。
這位龍婆一直生活在泰國的羅永市,而且從未出過國。
不僅辦理出國手續需要一定的時間,就算她肯不肯來都是一件比較懸的事情。
如果,她不肯來。
我就只能再跑一趟泰國,去曼谷或者清邁,看看有沒有寺廟的阿贊願意收這隻佛牌。
要是沒有阿贊願意收,那我就只能一輩子被這隻陰牌糾纏着。
和媽媽聊完了之後,剛準備關上手機屏幕,想要離開。
腳踝上卻突然就被什麼冰冷無比的東西,緊緊的抓住了!

而且用力的一抽,居然拽着我的腳踝,把我往後拉。
那一瞬間來的十分的突然,手上的手機一滑掉了出去,整個人被往貼着牆側往後面拉過去。
電光火石之間,都來不及反抗。
腦子裡下意識的反應,估計又是那隻九尾狐陰牌搗的鬼。
儘管身子匍匐在地,還是轉身看過去。
身後面那扇掛鎖的寢室的大門,此刻居然是打開着的。
不對啊,我剛才過來的時候,還是上着鎖的!

這個念頭,僅僅在我腦中一閃而過。
我被就握在我腳踝上的東西,直接拉了進去,那扇寢室的大門「碰」的一聲就關上了。
寢室裏面一陣幽暗,看東西很模糊。
隱隱約約之間,似乎所有的陳設,都和正常的寢室不大一樣。
好像有好多奇怪的柜子,也沒有看到窗戶。
只能看到柜子里,似乎有鬼火兒一樣的,幽藍色的火焰在燃燒着。
只覺得身下的地上冰冷一片,而且油膩膩黏糊糊的,用鼻子去嗅好像是一股焚燒提煉出來的油脂的味道。
腦袋一下炸了,清邁寺廟中很多裝屍油的小道具,好像是就是這種味道。
「兒啊,等了這麼久終於讓娘親拉來人進來了,看為娘好好看看她到底是什麼骨相的姑娘吧……」一個老邁的嘶啞的聲音從我的腳踝處傳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