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夫太囂張》[妖夫太囂張] - 第8章(2)

>

  心微微一定,小聲的回答她,「清邁的寺廟,是一個黑衣阿贊賣給我的。」

  我跑去清邁求古曼童的事情,還是瞞着她辦下來的護照。

  本以為她即便不會罵我,也會指責我幾句。

  沒想到她的態度很和善,竟是柔聲安慰起我來:「孩子,你先不要害怕。
佛中的神明也需要積累善緣投胎轉世,是不會傷害真誠善良的女孩。」

  可我……

  我似乎並不算她口中真誠善良的女孩啊,我在知道歐祖新在酒店裡和孟嬌陽亂搞的時候,豬油蒙了心就想去求古曼童和他們同歸於盡。

  哪有善良的女孩會做這個事啊!

  「媽媽……我買九尾狐牌,實際上是為了詛咒……他。
我和歐祖新其實……其實……其實……」我想告訴我媽媽,我和歐祖新之間發生了那些破事。

  說了一半,臉上羞愧之下滾燙極了,有些話說了一半欲言又止。

  這中間的事情,在媽媽面前真的變得難以啟齒了。

  我媽媽說道:「阿YAYA,既然有些事你不願提起就先別說了,把詛咒的事情先忘掉,不可以再向神明提任何要求。
從今天開始要好好尊敬牌中的神明,心靈虔誠,如果能配合每日焚香齋戒禱告就更好了。
這樣就能和佛牌中的神明和睦相處了。」

  平時她從未有過如此鎮定的語氣,此刻就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變得好像十分的睿智。

  這字字句句清晰無比,條理分明。

  我似乎看到了希望,擦了擦眼淚,「這樣真的有效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