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夫太囂張》[妖夫太囂張] - 第7章

  孟嬌陽竟然也識得九尾狐牌!

  似乎還察覺到了,我對九尾狐牌的恐懼。

  我又豈能示弱,「害怕?
誰說我害怕的,這九尾狐牌我喜歡的很。
至於渣男,你若是稀罕,請隨時拿走。」

  低下了身子,我撿起了那隻九尾狐牌。

  裝作滿不在乎的,戴在了脖子上。

  心頭卻萌生了一股寒意,感覺自己這輩子都擺脫不掉他了。

  「莫瑤,你以為你當做寶的男人有多優秀,值得我稀罕?
勾勾手指頭,就跟條忠犬一樣,上了我的床。」
孟嬌陽修完自己的腳趾甲,慢條斯理的就往腳趾頭上,塗抹紅色的腳指甲油。

  那指甲油鮮紅一片,看的就讓人眼暈。

  她塗抹了一半,抬眼戲虐的看了我一眼,「我只是跟他玩玩罷了。」

  這句話字字句句都帶着諷刺和侮辱,扎在心口的位置。

  好疼。

  我氣的渾身發抖,一種悲哀的感覺油然而生。

  恍然之間,和他們兩個在一起的記憶,紛紛從腦海中慢慢的滾動而過。
曾經以為的美好,現在都變得無比的諷刺。

  這場戲當中,孟嬌陽和渣男都是逢場作戲,只有我當了真。

  當真是……

  愚蠢的可憐!

  丁沁有些看不下去了,「陽陽,平時瑤瑤最照顧你了,你……你怎麼能恩將仇報呢?」

  「什麼恩將仇報,是她的未婚夫自己把持不住。
丁沁,你還不知道吧?
她未婚夫到現在,都沒碰過她呢。
說不定啊,她身上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病。」
孟嬌陽呵呵呵笑了幾聲,似乎為自己的魅力感到了驕傲。

  那笑聲刺耳無比,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孟嬌陽,那張冷笑的嘴臉。

  她居然拿我的潔身自好,來諷刺挖苦我!

  「嘖嘖,這就是你的閨蜜啊,搶了你的未婚夫還理直氣壯。
只要你像我許願,我……就幫你處理掉她。」

  那個話語里透着邪氣的聲音,再次出現在了我的耳邊,似乎在誘惑着我走入地獄的深淵。

  他弄傻了渣男,現在還想要誘惑我許願傷害孟嬌陽。

  我哪怕再氣再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