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夫太囂張》[妖夫太囂張] - 第2章

那九尾狐牌中據說加了上千種香料,還有寺廟中的泥土,靈驗異常。
牌子上貼着塗山九尾狐的畫像,居然是男子,而不是想像中的妖媚的美人兒。
卻可謂是面如冠玉,傾國傾城。
潑墨般的髮絲長到了腳踝,眉眼之間帶着一絲妖異和邪魅。
穿着古典秀氣,白色的漢服鬆鬆垮垮的套在身上,消瘦的肩膀露了一半在外面。
脖頸下的鎖骨深深,如同倒扣的玉碗一般的勾人。
長發飄飄,如同黑絲緞一樣。
唯一和現實當中的人不同的就是,他的翹臀上有九條雪白的尾巴。
沒想到這陰牌還真有點作用,渣男臉上的燙傷都還在脫皮化膿,居然不恨我。
說後悔背叛我們的感情,他已經和我閨蜜分手要跟我複合。
鬼才要跟他複合呢,看到他現在這副鬼樣子,我只恨是當初瞎了眼居然會喜歡他。
我冷漠的開口,「大家好聚好散吧,你既然喜歡我閨蜜,那就跟他好好在一起吧。」
忽然之間,就覺得這一切好沒意思。
也很後悔當初居然會為了這種事,跑到泰國去一趟,想想這件事情就算了。
以後他走他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你……你怎麼能這樣呢,我為了你都跟陽陽分手了。」
他很氣憤,大聲的和我爭執,看到我眼中冷漠。
他愣了一下,低了頭,「算了既然你這麼決絕,就算了……把這杯水喝了就可以走了!
!」
想也沒想,我就接過水杯,喝了一口。
「這樣我可以走了吧?」
我皺着眉頭問他,只想儘快的離開他家。
他唇角卻勾起了一絲詭異的笑容,突然就將我打橫抱起,往卧室裏面抱,「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