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夫太囂張》[妖夫太囂張] - 第1章(2)

亡魂所附身。
讓我千萬要尊重這面陰牌,不要讓它產生嫉妒,或者褻瀆它的存在。
激怒了裏面的東西,那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一不能帶着佛牌發生那種事,二就是每日要對着佛牌焚香禱告。
黑衣阿贊還非常嚴肅的提醒我,如果有求於九尾狐,那它託夢提的要求就不能拒絕,否則就是死路一條。
據說當時香港那邊的一位女星被託夢要求買香奈兒的包包,因為覺得包太貴,沒有履行承諾,就被車撞死了。
可我哪兒買的起這種牌子的包包啊。
於是我實話實說,「我買不起這麼貴的包包,這個九尾狐陰牌我不要了。
你把你這裡最便宜的賣給我吧,讓我咒死那對狗男女,我就滿意了。」
阿贊見我如此固執,就說道:「你不要提太過分的事情,九尾狐牌是不會提那麼難做到的要求的。
得饒人處且饒人,你要是氣不過,可以許願讓他們分開。」
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泰國的黑衣阿贊,都是比較邪惡另類的。
結果就這天下午,他拒絕了所有的訪客,跟我說了一大堆善惡因果的東西,就為了讓我放棄同歸於盡的念頭。
他的一番話說的我頭疼不已,可居然被他說動了,花五萬泰銖把九尾狐陰牌買了。
雖然價格很貴,讓我心疼不已。
卻心想着就算不能咒死他們,也不能讓他們在一起秀恩愛。
如果九尾狐陰牌能拆散他們,不算白來泰國一趟。
為了證明這五萬泰銖不是花了冤枉錢,回國以後我就打電話渣男約出來吃飯,渣男卻讓我去他家見面。
出門的時候,我胸口的位置掛着阿贊賣給我的九尾狐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