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淚划過時光海》[眼淚划過時光海] - 天荒地老,海枯石爛

   因每天都去醫院,霍君延總是開車接送我,被學校里的好事之徒拍到照片,上傳到了論壇里,關於我和霍君延和好的傳言越傳越囂張。

   西米看到後,笑翻了天。

   「有人說你紅顏禍水,霍君延和你在一起,檔次都降低了。」

   「自古以來紅顏禍水都是皇帝專寵,她沒發現這是在變相地抬高我嗎?」

   「你這自我安慰的功能越來越強大了。」

   「沒點道行當初怎麼就能在霍君延身邊屹立不倒。」我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的。

   西米嘖嘖兩聲,然後,「咦?」

   半天都聽不到響動。

   我疑問:「怎麼了?」

   「媽的,有人用我的名字註冊了賬號,在下面評論了。」

   「說什麼了?」

   「樓上你們這些小打小鬧的弱爆了!讓姐姐來給你們爆點猛料。首先,我是西米,是沈梔晴三年室友,她的事我一清二楚。其實,她的私生活很亂的,我們霍少也可憐,一直都被她的假面目蒙在鼓裡,沈梔晴這賤人不止一次給霍少帶綠帽子,前段時間還跟一個比她大十幾歲的老男人勾搭在一起,什麼齷齪事都干過,還去墮胎了,哎,世風日下,老天爺還是早早收了沈梔晴這賤人吧!」西米讀完後,笑瘋了,「不行,我要找人查IP,黑了她電腦。」

   我頭也沒抬,依舊專心致志地看我的書,「我說,你無不無聊,還有幾天就要期末考試了,你該背的背好了嗎?」

   「背書多無趣,哪有看這個有笑點?」西米頓了頓,又問:「梔子,你內心真心強大,都被傳墮胎了,你還這樣淡定。」

   「謠言止於智者。」

   桌上手機震動,是沈和打來的。

   「爸,什麼事?」

   「晚上和爸一起吃晚飯。」

   「我最近好忙的,要複習。」

   「爸都大半個月不見你人了,你也不回家。」沈和加大了聲音。

   我連忙討好:「哎呀,沒多久就放假了,到時候你天天都能看到我,我還怕你會嫌棄我。」

   「北陌要考研,他也不像你這樣不歸家,明天,我要見到你。」

   「好啦,我明天回家。」我妥協道。

   電話剛掛斷,就聽到西米在和別人打電話,讓那個人現在立刻去學校論壇。

   「喂,你在跟誰打電話呢?」

   「霍少啊。」

   「毛病啊。」我走過去就要奪手機,西米眼快,跑了出去,順便關了門。

   順勢坐在西米座位上,查看了那個帖子。

   涼風習習愛霍少:哎喲,我早就看出沈梔晴是這類貨色,就是看中霍少家有錢了。不要臉不要臉不要臉不要臉……虧我前任還是因為迷上沈梔晴才跟我分手,瞎了他的狗眼了。樓上西米童鞋,你夠義氣啊!不怕被沈梔晴毆打???

   西米:我怕她個乾爹啊!老娘做人光明磊落有事說事,又沒造謠她,行的正坐得端。

   內褲飛了:LS好女孩,有男朋友沒?我追你吧。

   麵包醬:這樣看,霍少的女友中,還是那個大二的周妤笙更勝一籌,人長得漂亮,家世又好,哪像這個沈賤人不知道從哪邊蹦出來的?

   內褲飛了:同意LS。

   涼風習習愛霍少:+1

   ……:+1

   ……:+1

   馬甲愛**:+10086。沈梔晴這樣的賤人早就該爆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老天有眼。

   白瓷愛學習:有照片嗎?沈梔晴長什麼樣?

   馬甲愛**:樓上是學習學瘋了吧,連沈梔晴都不知道長什麼鳥樣?哎,算了,哥告你,雞長啥樣她就啥樣!!!咯咯咯~~~

   白瓷愛學習:樓上太毒了!!!

   ……

   ……

   ……

   西米打完電話走進來,湊我面前,「霍少說,這些個小馬甲,一個都不放過。」

   我一直都沉默着表達我的憤怒。

   「喂,別生氣啊,你長得比雞好看一百倍。」

   「你他媽才跟雞比長相。」我扔下鼠標,決定眼不見為凈。

   「丫,咱們班班級群都在罵我不厚道,他媽的,我得解釋一堆了。」

   「該!」我幸災樂禍道。

   

   第二天到家正好趕上吃午飯,洗好手,剛坐下,就聽沈和問:「最近你都怎麼照顧自己的,瘦成這樣了。」

   我嘿嘿笑,「夏天到了,吃不下。」

   「吃不下也得吃下去,雖說要考試,你也別太累到自己了,儘力就好。」

   「爸,你看你,從小到大,總是叫我儘力就好,你要是對我有點要求,說不定我都能給你考到Q大去。」

   「爸不指望你出息,健康就好。」

   「爸,我太感動了。」離開座位,抱住了沈和,撒嬌。

   「行了,快吃飯吧。」胡平在一旁催促着,臉色平平。

   我撇撇嘴,「北陌,你複習得怎麼樣了啊?」

   「書都看下來幾輪了。」

   「加油啦!考上了,你就是爸最出息的孩子了。」我笑說。

   胡平緩了緩僵硬的臉,添了幾分笑意。

   吃完飯後,沈和拿出棋盤,向我招手,「陪爸下盤棋。」

   「算了吧,我這臭棋簍子,還是不要自找無趣了。」

   「爸讓你幾個子。」

   「不要,下棋很費腦子耶,你找北陌吧。」我擺擺手,端着盤水果上樓。

   來到沈葉的房間,「你怎麼在做作業?」

   她回過頭,滿臉哀怨,「還不是被媽逼得。」

   「我就說嘛,你不是這麼愛學習的人啊。」把水果盤放在她書桌上,「好久都不和你聊了,你最近過得如何?」

   「很普通,很平淡啊。和喬博宇發發短訊,已經成為我生活中唯一的樂趣了。」

   「哎喲,說得太苦逼了。」

   「事實啊。媽逼得我太緊了,姐,我理科不好,學得很吃力,我有時候想,我根本就不是學習的料,媽幹嘛要我一定要考個名牌大學啊,我連高中都不想上了。」

   「說什麼廢話?小心被媽聽到又要說你一通。」

   沈葉拉着我的手,「姐,我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想嫁給喬博宇,其他的什麼,我都不想,也都不要。」

   「你太傻了。」傻得令我心疼,傻得令我無言以對。

   我摸摸她的頭髮,「明天和姐姐出去逛街,姐姐給你買好看的衣服。」

   「好啊。」

   

   只是,世事難料。原來再平淡的生活,也會出現驚險。

   我遭遇了我人生有史以來的第一次綁架。

   這一次,沒有明祈玉能救我,我的身邊只有沈葉,這個早就被嚇哭的女孩。

   二十分鐘前,我和沈葉攔了一輛的士,想去市中心。沒想到車剛開了五分鐘,就停了下來,從外面坐進來三個壯漢。

   「怎麼回事?」我以為是司機不厚道,半途載人拼車,語氣有些不善。

   司機笑了,露出一嘴黃牙,「沈小姐,有人請我們給你一點教訓。」

   我皺眉,大概了解現在的情形了。

   「姐。」沈葉握緊了我的手。

   我面上依舊淡定,「行啊,先放了我妹妹。」

   「怪就怪她運氣不好吧。」其中一個穿黑色襯衫的人面無表情地說。

   沈葉大聲哭了起來。

   「你看她哭這麼大聲,被人發現就不好了,她就是個小女孩,你們何苦為難她呢?」

   「前面路口,把她丟下去。」依舊是那位穿黑色襯衫的人說話。

   這下子,我算是看明白了,面癱大概就是這幾人中的老大。

   我默默地將包給了沈葉,「照顧好自己。」

   這些人說話算話,把沈葉放下車。

   如果沈葉聰明,就會從我包里拿手機給霍君延打電話,畢竟霍家的勢力不容小覷。

   我從沒有想過我沈梔晴也會落得現在這樣的下場。

   車子越開越偏僻,我偏頭問面癱,「到底是誰讓你們給我教訓的?她給你們多少,我出雙倍的錢。」

   面癱直接給了我一巴掌,一點也不手軟,我覺得自己半張臉已經麻了。

   你妹的!下手忒狠了!

   「把她給我弄暈,廢話真多!」

   「喂」字還沒說出口,就被人用毛巾堵着嘴,眼睛無力閉上,意識漸漸失去,只聽耳邊有人說:「敢搶我們小姐的男人,就得付出點代價。」

   聲音越來越遙遠,直至消失。

   

   門「咣當」一聲被推開,這對於剛醒來的我無疑太突兀。

   四周燈光幽暗,只草草點了幾根蠟燭,看出來這裡是個廢棄的倉庫,我睜大眼睛,想要看清楚來人。

   高跟鞋噠噠噠的清脆聲越來越清晰,她穿着大紅色長裙,臉上畫著煙熏妝,似是刻意不讓我看清,白皙的手臂上紋了兩朵黑玫瑰,很是別緻。

   她走近我,仔細端詳我,然後艷麗的紅唇微張開,「把你的臉打花,我還真有點於心不忍。可是沒辦法,他們把我找來,可不就是為了讓我做這檔子事。」

   我的嘴裏被堵着東西,只能唔唔地發出點零碎的聲音。

   她挑起我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