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音顧霆琛》[許音顧霆琛] - 許音顧霆琛第4章  

轟隆一聲,驚雷劃破夜空,也劃破了我本就支離破碎的心臟。
我用儘力氣,一步步爬上樓梯。
回到房間後,我翻找出止疼葯快速吞咽,痛苦讓我將自己捲縮成一團,似乎這樣能故作有人將我抱在懷中。
一直隱忍的眼淚在這一刻奪眶而出,我躺在地毯上,任由它流。
門外,熟悉的腳步聲響起。
「今晚你說的話我就當沒聽過,鼻血止住後,明天我送你去醫院檢查。」
腳步聲漸行漸遠,我的眼淚卻再也止不住,鼻血能停,破碎的心能修補嗎?
「嗚嗚嗚……」這一刻,我居然慶幸自己得了癌症,活着,真的太累了!
而回到主卧的顧霆琛,腦海里全是許音煞白的臉,和滿屏的殷紅。
權衡再三,他拿起手機撥打了助理的號碼:「那組照片,毀掉!」
助理一愣:「可這不是您……」「毀掉!」
掛斷電話後,他走到陽台點燃香煙,煙霧繚繞卻阻隔不了他心中的煩悶。
一聲聲壓抑的嗚咽從隔壁窗檯飄出,顧霆琛愣住,這是他第一次……聽見許音在哭。
雷聲早已過去,雨後的黑夜帶着濃濃的潮濕,顧霆琛就這麼站在陽台靜靜望着遠方。
門鈴忽然響起,顧霆琛抬起手錶看去,晚上九點。
他眉頭微蹙,轉身走出房間。
打開房門,看清來人時,顧霆琛臉色更為僵硬:「你怎麼來了?」
門外,梁靜雨渾身濕漉地站在那裡,看着顧霆琛的眼裡帶着毫不掩飾的乞求:「霆琛,我錯了。」
顧霆琛眉頭微蹙:「你這樣做,挺沒意思的。」
梁靜雨喉嚨梗塞:「我也知道你在氣我當初我的任性,可我就是太沒有安全感才這樣的!
從小你就是天之驕子,身邊圍滿了各種人群,我害怕啊……我只能通過這種方式讓你承認對我的不一樣,可是……你就這麼放我走了!」
說完,梁靜雨就捂着胸口大口喘息着,人幾乎也要站不穩。
顧霆琛走過去攙扶,語氣也不自覺放重:「你心臟不好跑來鬧什麼!
我送你回去!」
梁靜雨剛要回答,就看見了二樓樓梯間站着的許音,自然也看見了她衣服上的血漬。
顧霆琛順着她視線看去,也瞧見了面色蒼白,眼眶微腫的許音,遠遠看去,她什麼時候這麼單薄了?
迎着這兩人的目光,我喉中的苦澀怎麼也壓不住:「梁小姐,我和霆琛還沒離婚,你這樣的行為可以稱呼為第三者了!」
梁靜雨神情微僵,目光連忙轉向身旁的顧霆琛:「我沒有,我胸口好疼……」對於這種拙劣的技巧,我實在無暇欣賞,直接撥打了120。
客廳里霎時寂靜無聲。
「你在做什麼?」
顧霆琛平靜地眼底儘是冷意。
「給她叫救護車,有病就去醫院,身為有婦之夫,你應該學會避嫌。」
此刻的我,酸楚溢滿全身。
「不需要,我送她回去。」
看着他們轉身的背影,我再也忍不住開了口:「你要是和她踏出這個門,顧霆琛,我們之間真的完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