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迦寧霍瀾庭》[徐迦寧霍瀾庭] - 第5章 我也有底線

「回答我!」
他加重語氣,她下巴有些痛。
——————-
避無可避,她只有面對,她閉了一下眼,隨即好像是豁出去了一樣說道:「葉先生,我很珍惜這份工作,但我也有底線。
您要非那麼做,我只好離開。」
她以為他會生氣,沒想到他只是嘲諷地笑了一下,鬆開了她的下巴,很冷淡地說道:「當真了?
當我的女人,你恐怕還不夠格。」
夏一涵幾乎是孤注一擲,如果他非要堅持,她不會犧牲自己的身體,她只能離開。
這一句不夠格,還真是讓她無比感激,不管怎樣,她可以繼續留下來了。
只希望她要見的人能早一些來,她就不用在這位難伺候的葉先生身邊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了。
夏一涵跟着他的腳步,沿着走廊走到最後一間房門口,他站在那兒手插在褲袋裡,等着她開門。
她低頭扭開金屬門把手,輕聲說:「葉先生請!」
他面無表情地踏進卧室,夏一涵帶着幾分緊張跟進去。
他的卧室和外面富麗堂皇的以金色為主打的歐式風格不同,裏面燈光昏暗,牆紙的顏色全部是紫黑色,看起來暗沉沉的。
卧室的面積很大,床也很大,至少有兩米寬,床品的色調也是以黑色為主。
房間里唯一的亮光是從床上方的水晶吊燈上發出的,只是連水晶吊燈的底座都是黑色的。
看了卧室的沉鬱布局,夏一涵似乎找到了姓葉的行事莫名其妙的原因了。
「關門!」
他沉沉地命令一聲,夏一涵再次下意識地咬了咬嘴唇,還是回身把門關上了。
葉子墨手伸向腰間的皮帶,利落地解開,就像上次在浴室里一樣,很自然地把衣褲都脫下,只剩一條純黑色的平角內褲。
夏一涵不敢看他,他也沒有做出更多的指示,脫完後,就直朝卧室角落的一扇門走過去。
她猜測他是要洗澡了,估計也要她跟去伺候,便默不作聲地跟上他的腳步,他卻冷冷甩出一句:「不要跟進來。」
她求之不得,立即停下腳步。
在他洗澡的間隙,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麼,也不知道在人家卧室值夜班怎麼值,難道像古代宮廷里宮女守夜一樣?
她站在那兒,目光被他床頭柜上擺放着的兩張合影吸引。
走近一看,一張合影是在故宮拍的,相片估計有些年月了,邊緣有些泛黃。
照片上的小男孩可能是姓葉的,臉上洋溢着純真的孩子氣的笑容,一個女人愛憐地摟着他,應該是他媽媽吧。
另一張是近照,人物一樣,背景是布拉格廣場,是夏一涵內心無限神往的地方。
這一章他緊抿着嘴唇,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笑,他媽媽慈愛的神情依舊。
夏一涵怔怔地看着照片,心想:為什麼都只是他跟他媽媽的照片,難道他跟他爸爸關係不好?
那麼,她……
正想到這兒,忽然感覺到耳邊有溫熱的氣息浮動,他的聲音很低柔地響起:「對這個感興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