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醫神》[玄門醫神] - 第1章 要了這個機會又如何?

第1章 要了這個機會又如何?

楚州市雲淮河的兩岸正被冬日的陰霾籠罩着,氣氛沉悶,想來是要下一場暴雪。

一處很是破舊的民宿樓,隨着房屋的老化,多數人都已經搬走,因此顯得十分寂寞。其中一個小房間內已然斑駁不堪,一名相貌絕佳,堪稱仙人的女子身姿卓越,她晾曬完洗的發白的被套,在不遠處取下一砂鍋熬得濃稠的葯汁盛在了碗中。

「秦岩姐姐,你在嗎?」

屋裏面,一個虛弱的聲音傳了出來。

秦岩微微一笑,踉蹌的小跑着:「來了來了,你今天怎麼了?才出去不到三分鐘,你都喊了我快十遍了!」

端着碗中的湯藥走了過來,狹窄的屋子裡除了一張破床,只剩下能站一兩個人的空地方,一位面色蒼白的年輕人躺在床上,眼神中帶着喜悅和依賴。聞聽秦岩說話,他輕道:「沒什麼,就是怕你離開。」

「真奇怪,我是你媳婦兒,怎麼可能離開你呢?」

「大傻瓜!」

秦岩翻了個白眼,喜悅之中帶着嬌嗔,拿出勺子來喂男子喝葯,安慰道:「來,先把葯喝了。」

看着令人作嘔的湯藥,男子卻乖乖的張開嘴巴,就像小孩子一般淘氣!

秦岩溫柔的喂男子喝葯,完了之後放下碗,收拾了一下衣服,摸了摸男子的額頭:「華峰,你乖乖的去睡覺,我出去辦點事。」

然而不等離開,就感覺一隻手拽住了她的衣角,男子虛弱的發聲:「別去。」

秦岩不禁苦笑:「你幹嘛?你馬太爺叫我去談點事情,可別耽誤了!」

病懨懨的男子抓着秦岩的衣角,似乎連多說一個字的力氣都沒有了:「別去!」

秦岩無奈,只好板着冷臉:「你再這樣我生氣了啊,馬太爺的事情怎麼能耽擱呢?」

男子想要用力的搖頭,但也只能輕微的擺動,第三次出聲道:「別去!」

秦岩看着男子十分肯定的表情,眉頭微微蹙起。作為病號的他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別看他緊緊的抓着秦岩的衣腳,實際上她一甩手就能擺開。

秦岩最終還是於心不忍,雖然表面上焦急,但她還是靜靜地坐在男子的身邊,抓着他的手:「好好好,我不去行了吧?」

男子嘴角微微裂開了,眉目傳情的看着秦岩,含情脈脈。

時間在飛快地流逝,秦岩略顯焦急,看着窗外漸晚的天色,似乎在擔心自己快要遲到了。

但是她始終也沒有離開。

約莫就這麼坐了一個多小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也就這時,外面的車燈閃耀,剎車的聲音停下,秦岩當即站起,但是卻被男子抓着重新坐下。

外面罵罵咧咧的聲音傳來,一會兒,一個男子氣勢洶洶的沖了進來,厲聲喝道:「秦岩,你到底想幹嘛?非得老子來請你嗎?」

一個紈絝的大少手中把玩着一個車鑰匙推門而入,進屋就凶戾起來。

秦岩的秀眉微微一蹙,不等出聲,忽然感覺床邊的男子陰沉的說了一句:「滾!」

大少微微一愣,緊接着嗤笑一聲看向男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