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鬼婿》[玄門鬼婿] - 第8章 七煞

浴室的房頂被順理成章的砸開。
跟我預料的一樣,房頂上四四方方的擺了一個半人高的骨灰盒子。
「日他個仙人板板,這裡怎麼會有這種玩意!」
看到那個骨灰盒,柳振國和王翠艷的臉都綠了,柳振國直接出口便是髒話。
柳馨月更是面色蒼白,險些暈過去。
我默不作聲的看着那個骨灰盒,心裏也沉了下去。
雖然我也沒見過多少骨灰盒。
但這一個,個頭似乎也太大了一些!
最為詭異的是,盒子四角被鐵鏈相連,以金鎖封口。
「難道這骨灰盒裡還鎖着什麼東西?」
我小心翼翼的湊近,用手指擦了一把盒子的頂蓋。
只有薄薄的一層浮灰。
如此就能確定,這盒子剛被放上去不久。
因為骨灰就是純粹的無極質,沒有其科學檢驗的價值。
所以在一番取證以後,在我的誠摯請求下,這盒骨灰暫時被留了下來。
我細細的摸索着這個骨灰盒。
看起來灰突突的毫無特點,但在細摸之下,卻發現盒子周身都雕滿了暗紋。
那紋路隱約像是一種符文。
「看來裡邊還真是封了不得了的東西。

猶豫了一下,我還是決定打開看一眼。
為防萬一,我讓其他人都離開了浴室。
等所有人都退出去後,我盤腿正坐,慢慢把手伸向了金鎖。
金鎖雖然精緻,卻是鋁製鍍金,輕輕一掰就斷了。
為免陰氣入口,我屏住了呼吸,這才輕輕打開了骨灰盒。
一股陰涼之氣透體而過。
當我放眼往裡一看時,頓時愣住了。
只見大片的灰白色粉末之上,竟然躺着一個草扎的小人,並且一根銀針直插小人頭頂。
周遭以七顆木釘形成一個怪異的布局將小人生生困在了裡頭。
這個布局我在爺爺留下的《天地經》里見過。
七煞鎖魂陣!
我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是一個極為惡毒的陣法。
七煞,又名七殺,以命帶七煞之人將亡魂困在陣中,並夜夜對陣法中的亡魂進行噬心摧殘,直至亡魂魂飛魄散為止。
這陣法的殘忍就在於,不會讓亡魂即刻就消散,而是將之慢慢熬干。
其中亡魂所承受的折磨,就猶如活人在承受千刀萬剮一般。
真正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這種惡毒的陣法,我之前以為就像是個傳說般的存在罷了。
畢竟這個陣法要同時驅動七煞鎖魂,對施術者的能力要求極高。
稍有不慎,就會被七煞反噬,神魂俱滅。
「乖乖,以草人拘魂,木釘作陣,這施術者的能力,比我想像的還要強悍……」
此時我也明白了為何這個骨灰盒會如此異常的大,感情因為裡邊放着七個人的骨灰!
我不免有些好奇,這被困的亡魂是個什麼樣的人物,竟然能惹出了這樣大的陣法。
既然陣已成型,我自然不敢貿然去觸碰。
如果稍有不慎,則可能會把七煞引上身,到時候就難辦了。
於是我屏住呼吸又湊近了一些。
草扎人上有三個小小的字,略微有些潦草,等我湊近了仔細辨認了一番才勉強看清楚。
張京之。
轟的一聲,我如遭五雷轟頂,整個人都僵住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