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鬼婿》[玄門鬼婿] - 第7章 報警

我一門心思正琢磨那女鬼到底有什麼意圖,沒注意到走在我前邊的柳馨月突然停了下來。
兩人相距本就不遠,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撞到了柳馨月的身上。
眼瞅着柳馨月被我撞了個趔趄,我忙一把攙住了她。
「對……」
「對不起。

我剛要開口,柳馨月卻先我一步低聲道了歉。
我一懵,一時沒反應過來她這是什麼意思。
「張狐,我不該質疑你……」
大約是覺得不好意思,柳馨月微垂着頭沒有轉身。
「哦,你說剛剛啊,我都沒放在心上。

她這輕飄飄的一句道歉,讓我心裏的憋悶瞬間煙消雲散了。
我不免對她有了一絲好感。
這柳馨月倒是不像她爹媽那樣尖酸薄情,反倒是有些單純可愛。
正想着,樓下突然嘈雜了起來。
「**大哥,你們一定要好好查查,讓那惡人早日繩之以法,竟然還把屍體埋在家裡,這不是禍害人么?!」
柳振國的咆哮聲不絕於耳。
我心裏一咯噔。
才一小會兒的功夫,這老小子竟然報了警?!
大約是聽到有命案,引起了警方高度的重視,此時院子里和一樓都已經站滿了專業人士。
「什麼情況?」
柳振國擅作主張的行為讓我很是不滿。
人死魂離,而後隨引業入輪迴。
可橫死之人業力未滿,所以魂魄不入輪迴,需得修滿業力才能投胎轉世。
這樣的魂魄一般都會依附在肉身附近,肉身在,則神識不散。
否則就會淪為孤魂野鬼。
此時若是屍體離開了這裡,那女鬼的魂體必然也會隨之離開。
那我還如何從她嘴裏問出真相來?
聽到我的質問,柳振國一改剛才的囂張,上前一步,激動的一把握住了我的手。
「哎呀,張家真是人才輩出,你爺爺本事通天,想不到世侄你年紀輕輕的也是能力出眾啊。
那老槐樹下果真有屍體啊!」
柳振國的這番熱情浮誇至極,看着就像在表演,我皺緊了眉頭。
「別說這些沒用的,我問你,為什麼要擅作主張報警?」
本來我對柳振國就沒什麼好感,現在他這樣做更是讓我沒了好脾氣。
「哎呀張世侄,你這話就問的不對了,破案這種事,那當然得交給**來處理啊,難道你要讓我去挖屍體啊?這種事,沒有必要跟你商量吧。

柳振國居然振振有詞。
「我既答應了要幫你們消災,自然也會妥善處理後續事情,說到底,你還是信不過我。

我冷笑一聲。
柳振國的這點兒小心思,我又有什麼看不明白的?
這不,利用完了我,想要過河拆橋了。
「張狐,你到底還是太年輕,有些事我也不想說的太直白,但你跟馨月的婚事,我看你還是不要太過於當真了。

說著,他指了指四周。
「你看今天這場面亂鬨哄的,也沒法留你了,要不你先回去,等我這邊的事情解決了,再親自登門致謝。

親自登門致謝?只怕是又要找個地方躲起來吧!
「怎麼,剛剛可是你們親口答應要跟我回張家村辦一場酒席的,這麼快就要食言了?」
見我態度強硬,頭上裹着紗布的王翠艷也過來湊熱鬧。
「不是我們要反悔,馨月畢竟還在上大學,雖然說跟你回家辦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