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鬼婿》[玄門鬼婿] - 第5章 上身(2)

你別以為你……」
啪!
這一巴掌,清脆,響亮。
柳振國這一下,力道不淺,直接把王翠艷打蒙了。
「閉嘴!你胡說什麼呢?如果不是張世侄來幫忙,咱們一家人全都要死!」
「媽,剛才、剛才那個……東西,附你體,跟張狐談話。

柳馨月也強壓着心中的恐懼,解釋道。
「附、附體?!」王翠艷臉色更添幾分慘白,語無倫次。
「不用你附體,難道,用你女兒?」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王翠艷:「去把傷口處理一下吧,免得明天魂體磕頭的時候,傷上加傷,再留了疤。

王翠艷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但礙於全家的命,只得忍氣吞聲。
柳振國戰戰兢兢地扶着王翠艷去擦藥,而柳馨月,則是膽怯的跟在我身後,一句話也不敢說。
「二樓浴室,在哪?」我隨口一問。
她那本是煞白的臉上,突然多了一抹紅暈:「在、在我房間里……」
柳馨月解釋,她們住進來的時候,二樓只有一個浴室,現有的新浴室是他們後加的。
在柳馨月的帶領下,我平生第一次進了女孩的房間。
很香,粉色系,本應該充滿暖意,但此時,卻給人一種冰寒的感覺。
是這裡,沒錯了。
浴室,就是這房子之中的煞穴所在。
想要幫那魂體伸冤,就一定要知道她已經死了多久,魂體是沒有時間概念的,甚至很多記憶,會變得模糊,也唯有怨念極深的魂體,才會記得生前那令她無法割捨的事情。
否則,人死燈滅,記憶全無。
所以,時間軸,我即便問了,也沒用,只能自己查。
「張、張狐,我害怕,我……每晚都在這裡洗、洗澡……」
忽然,柳馨月想到之前魂體說的溺死在浴缸的話,嚇得哭了。
恐懼使然,她緊緊地抓着我的胳膊,雙腿無力,幾乎半個身子都朝着我癱過來……
溫香軟玉帶着一股奇異的芬香猛然跌進了我的懷裡,讓正專註於尋煞的我虎軀一震,險些亂了方寸。
十年來,背負着娃娃親的我,別說跟小姑娘親密接觸,連說話的機會都少得可憐。
因為我這十年,一直待在房間鑽研爺爺留下來的心血。
這次偶然碰觸帶來的衝擊,對我來說不亞於火山噴發。
何況,這柳馨月還是個嬌美可人的大美女……
坦誠如我,身體也很快便起了陌生的反應。
不過此時,我卻隱隱發現哪裡有些不對勁。
「你在這裡洗澡的時候,有沒有想……」
我頓了一下,接下來的話,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問出口。
「什麼?」
癱在我懷裡的柳馨月身子越發懶軟,連聲音都有些軟綿鬆散的,聽的人心裏直發顫。
這幅樣子,跟剛才簡直判若兩人。
我心裏很快有了計較。
此地不宜久留!
看來之前,我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我深吸一口氣,努力壓下了體內那股翻湧的熱潮,抬手覆在了柳馨月的神聰穴上。
人有三陽火,四神聰。
三火滅,則魂亡。
神聰失,則魄散。
柳馨月住在這樣的煞穴多日,三陽火在這陰寒之氣浸淫下,早已經是坎坎欲滅。
今晚又被這樣一嚇,三火神聰皆不穩的情況下,很容易就會被髒東西沾上。
就連那溺亡女的魂靈,看向柳馨月的眼神都已經發生了變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