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鬼婿》[玄門鬼婿] - 第5章 上身

她看着「母親」越來越陰沉、蒼白的臉,被嚇得臉色慘白,差點暈過去。
正當她要摔倒在地之時,我一步跨出,將其扶住,安置在一旁。
而此刻,柳振國也嚇得吞了口唾沫,趕緊往後退,並且難以置信的看着我,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噗通!
「王翠艷」突然屈膝跪下,朝着我就開始磕頭。
「大人在上,小女有冤屈,故不甘墮輪迴,幸有機會與大人相遇,還請大人出手相助。

若非是王翠艷的聲音變得極為纖細,怕是柳家人還會以為,是我施了什麼法。
「你有何冤讎?」
我向後退了兩步,與之保持着一定的距離。
不知為何,我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這女鬼張口就沖我喊冤,口口聲聲就是一聲「大人。

我有些狐疑,就算我身上有仙家,按說她也沒有必要對我如此恭敬。
還是說,這女鬼她認得我?
「媽,你、你這是……」
柳馨月見母親整個人變得如此反常,嚇得聲音都發顫了。
柳振國怕她壞事,急忙上前捂住她的嘴,把她拉到我身後躲了起來。
「大人,小女當年因家中窮困潦倒,無奈之下來此別墅,為此地主人做保姆,卻不成想,一天夜裡,他想對我用強,我不從,就被他打罵。
他得手之後,我欲要報警,沒想到,他擔心事情暴露,竟然將我溺死在樓上浴室。

「王翠艷」一邊說,一邊哭着,臉上花花綠綠的,不知是淚還是陰氣的緣故。
「更可恨的是,我父母找上門來,那人欺負我們在城中無依無靠,竟將父母也害了。
屍體,就埋在後院的那棵老槐樹下面。

「嗚嗚嗚」,「王翠艷」說到傷心處,又哭了起來。
咕嘟。
柳振國咽口水的聲音打破了房間的氣氛。
「請大人為我主持公道,請大人為我主持公道!」
「王翠艷」說完,開始不停的朝我磕頭。
魂體不知道磕頭會痛,但在她這般用力下,王翠艷的額頭都已經開始磕出血來。
我若有所思的盯着王翠艷身上的這個女鬼。
說起來,這算是我第一次處理陰陽之事,雖然先前見得多,但從來都是我走我的陽關道,他走他的陰間路,彼此互不相干。
所以雖然我心裏總覺得這女鬼哪裡有些不妥,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琢磨了兩回,我緩緩開了口。
「我可以幫你,但今夜,我必須與你約法三章。

我抬起三根手指。
「第一,你不得夜晚騷擾他們,不得隨意附體。
第二,在我調查期間,你三者必須隨叫隨到。
第三,此事結束,你三者,踏入輪迴,極樂往生。

聞言,「王翠艷」感激涕零地繼續磕頭:「多謝大人指點,多謝大人相助!」
「去吧。

我揮了揮手。
隨着這一句話,「王翠艷」的身體如同一灘爛泥,瞬間就癱軟下去。
正當柳振國欲要上前扶住她之際,她身子又是一顫,整個人瞬間驚醒過來。
豆大的冷汗,順着王翠艷的鬢角淌下來。
「張狐,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你是不是施了什麼妖法!」
王翠艷指着我,厲聲大罵:「怎麼,你想藉著這個機會,對我動手?」
她一用力,額頭上磕破的地方開始流血。
「滾,趕緊從我們家滾出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