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鬼婿》[玄門鬼婿] - 第4章 魂體出現(2)

,當年張老爺子一手提拔我們,若是我們被這屋裏面的東西害死了,老爺子黃泉路上也不安寧啊。
」王翠艷也厚着臉皮湊上來。
「不許再說我爺爺!」
我怒道,正要衝她發作,卻發現柳振國肩頭那本已經熄滅的紅光,竟然突然又有了一絲復燃的跡象。
我微微一愣,這一切,果然都是天意?
想起爺爺錦囊里的那句話,我咬了咬牙,終究還是點了點頭。
「我可以幫你們,不過我有一個要求,你們如果能滿足,這一關,我幫你們過。

「張世侄,你的條件是跟馨月完婚吧?作為一名父親,我當然要為女兒的幸福着想,要不,你先在我們家住下,兩個人先培養感情,如何?」
我這還沒開口說條件是什麼,柳振國這老賊已經緊忙的先把我跟柳馨月的婚事給摘了出去。
與此同時,柳馨月輕輕攥起了粉拳,看我的目光,出現了一絲驚異。
或許,她也認為,我是藉此機會,想要『逼婚』。
「張世侄,如果真能幫我們度過難關,我們給你一些公司的股份,怎麼樣?」
柳振國立刻又道。
我冷哼一聲,搖了搖頭。
「錢對我而言只是個數字,我要來沒用。

我看着柳馨月:「我要的,也不是她一定要做我的妻子,而是希望她能陪我回一趟張家村,假裝在家中辦一場酒席,免得我們張家,在村裏面顏面無存。

說完,我靜靜的等待着他們的回應。
「只、只是這樣?」
柳振國似乎有些不信,不停的上下的打量我。
而柳馨月,剛剛還有些驚異的目光,此刻卻滿是驚訝與羞愧。
「我張狐雖不是什麼人物,但卻也擲地有聲,不會食言。
」我一字一頓,說的極為認真。
「張世侄,你這是以德報怨啊。
」柳振國眼眶發熱,緊緊地摟住我。
他肩頭能量閃爍,這一切言辭,也不過是虛情假意罷了。
「若非爺爺遺願,我倒是很樂意親眼看着你們如何被背運反噬。

……
這一晚,我住進了別墅。
一樓大廳空蕩蕩的,我靜坐在沙發上,合著雙眼,等待着。
到了晚上,這裡格外陰森。
我能聽見,他們一家三口縮在不遠處的小雜貨間裏面,低聲議論着,質疑我到底行不行,為什麼一直坐着,動也不動彈一下。
少頃,偌大的廳堂之中,突然,傳出一陣陣啜泣的聲音。
此時,在別人眼中,這房間只有四個人。
可在我看來,房間之中,卻有五個!
只見一雙冰冷的眸子由遠而近,一下飄到了我面前。
這,也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跟魂體相見。
她渾身濕漉漉的,應之前是被溺死,心中有怨,故胸腔之中還有積水。
這一口積水,便是她不甘墮輪迴,為禍世間的緣由所在。
因為她,心中有怨氣,怨氣積壓,水流擁堵,導致那一口怨氣始終在胸腔,無法消散。
「若有冤屈,我自然會幫你化解,但萬不可繼續害人。

那雙冰冷的眸子之中,由之前的滿眼憤恨變得充滿了疑惑,仿若是驚訝於我為何不會害怕,又或者,是驚訝於我竟然能與之對視。
她在四周漂着,卻無法近我周身三尺,只因我身上,有保家仙守護。
保家仙氣勢連綿,也是那魂體不敢輕舉妄動的緣由之一。
魂體幽怨地看着我,似乎有話想說。
我瞄了一眼雜貨間中,朝那個用看精神病的目光打量着我的婦女,微微一笑,抬手指去。
「你若有冤屈,上她的身,告知於我就是。

王翠艷見狀,嚇得瞳孔猛地一縮,她正想要開口,卻身子忽地一顫。
啊!
剎那間,柳馨月下意識尖叫起來。
因為她感受到,自己母親身上,正散發著一股駭人的寒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