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鬼婿》[玄門鬼婿] - 第4章 魂體出現

對於這種裝模做樣的人,我屬實懶得跟他多費口舌。
不過能察覺到這裡陰煞之氣厚重,看來這老道也算有點兒本事,如此正好,我倒不用擔憂柳家人的安危了。
柳振國兩口子見到那道士,立時笑成了一朵花,恭恭敬敬的將其請進了屋,對我乾脆就視而不見了。
我心中冷嘆一聲,獨自打開大門走出了柳家別墅。
「張狐……等一等。

我前腳剛踏出別墅,身後便傳來了一個嬌脆的聲音。
狐疑的轉頭看過去,便見柳馨月俏紅着一張小臉跟了出來。
「張狐,我知道,我們家反悔,是我們的錯,可是你也看到了,我們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們就算是在一起了,也不會幸福的。

柳馨月急匆匆的說道。
「無妨。

我面上無所謂的淡淡一笑。
心裏卻忍不住有些憋悶。
「你聽我說,我知道我爸媽剛才說的很過分,你別忘心裏去,眼看着天黑了,這些錢你先拿着,找個地方住下,明天我去找你,雖然婚約是要退的,但我一定不會讓你白來一趟。

大約看出了我的不悅,柳馨月忙又拿出一沓現金就要往我手裡塞。
我眉頭一皺,厭惡的後退了一步。
「我想你應該是誤會了,我張狐不是來要飯的。

「若非為了遵循爺爺的囑託,我也並不想來此自找煩擾。

說完這話,也不管柳馨月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我揮了揮手,邁步即將轉身離去。
嗚嗷!
誰知還沒等我轉身,一聲尖叫從別墅內傳了出來,剛剛還囂張跋扈的道士突然破門而出,臉色慘白,七竅流血,顯得極為狼狽。
「大師,您別走啊,您這怎麼……」
那道士一衝出來,王翠艷也緊跟着追了出來,恰巧就看到了柳馨月要給我錢的這一幕。
立時也顧不得去追那道士了,迅捷的衝到我們面前,一把搶走了柳馨月手裡捏着的現金。
「馨月,你這是幹嘛呢,給他錢幹什麼?他明顯就是來要飯的,你還給……他……等等……你怎麼沒事?」
王翠艷正抱怨着,卻突然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剛剛我在別墅里待了這麼久,一直安然無恙,面色紅潤。
可那道士才剛剛進去,就七竅流血,倉皇而逃。
「你……你難道真的能驅鬼?」王翠艷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其中的關竅,對我說話的態度也不自覺的客氣了起來。
此時柳振國也倉惶地追出來,聽到王翠艷這一問,也是一愣。
「世侄……你看……」
此時,他才意識到自己似乎做了一件蠢事,面上先是一陣的尷尬,緊接着便腆着一張笑臉湊了過來。
我明白,他這是打算求我了。
「別,我就是一個窮小子,可不值得柳老闆如此客氣。

剛剛被這兩口子一陣貶低,我這火兒還沒消呢,哪兒能如此輕易就答應了。
一聽這話,柳振國臉上的肌肉抖了抖。
「世侄,先前是我草率了,你……你就算不看我的面子,也看看馨月的面子不是?」
柳振國老奸巨猾,知道先前沒給自己留退路,只怕是說不動我了,便直接把柳馨月給抬了出來。
我轉頭看向面前的柳馨月
她的雙眸中,閃爍着淚花,很是嬌楚可人。
竟看的我忍不住心裏一動。
再想起爺爺臨終前的那句囑託。
「不論如何,不論發生什麼事,都一定要好好對待柳馨月。

短暫的沉默之後,我嘆了口氣,終究還是放下了自己面子。
「張狐,之前是我們不對,是我的錯,你念在我是愛女心切,你先幫幫我們家,行嗎?」
見我面露鬆動之色,柳振國忙趁熱打鐵,沖我猛地一躬身。
「不管是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張世侄,我們也是有苦衷的,你今晚能不能先不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