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鬼婿》[玄門鬼婿] - 第2章 錦囊

那一天,我看見爺爺身邊一直凝聚着的紫薇青光散了。
我嚎啕大哭,一直哭到聲嘶力竭,缺氧暈過去。
再起來的時候,我想去祭拜爺爺,給爺爺守靈,可家裡人不讓我知道爺爺的墳在哪。
從此以後,我就一直躲在房間里,獨自一人,看爺爺給我留下來的《天地經》。
這一鑽研,就是整整十年。
越是鑽研,我就越是覺得爺爺厲害。
這《天地經》之中記載的,是風水玄學。
而與此同時,爺爺還有一本筆記,是他自己寫的,如同一本書籍的精華,其中記載最重要的,是「五仙」。
東北五仙:狐黃柳灰白。
狐,狐仙,狐狸。
黃,黃仙,黃鼠狼。
柳,柳仙,蛇。
灰,灰仙,老鼠。
白,白仙,刺蝟。
這時我才意識到,我大病一場的時候,看到房間裏面進進出出的『人』,便是這些仙家了。
或許那個時候,爺爺就知道我有陰陽眼,只是沒有挑明罷了。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
這天,是我22歲的生日。
爺爺曾說,在我22歲生日這天,會有柳家的人上門來接我,跟我訂婚,兩年之後再完婚。
可我一早起床,便看過風水能量,知道今天我的運勢,並不好。
柳家,不會來了。
我掏出爺爺給我的紅布,上面寫着我娃娃親對象的名字,生辰八字。
這女孩,叫柳馨月。
按照爺爺給的生辰八字來算,他當年去省城的時候,柳馨月還沒出生。
這也就意味着,世間到底有沒有這個人,都還難說。
爺爺一生,起卦無數,卻偏偏在我這裡,落空了。
我搖了搖頭,想起爺爺留給我的三個錦囊。
今天,該是拆開第一個的時候了。
「人事變革,風水涌動,反客為主,方可制勝。

當我拆開錦囊之後,看着裏面的字條,愣了好一會,這才回過神來,不由笑了。
十年前,爺爺就已經料到了柳家的人不會來?
按照這錦囊中所述,是我不該在張家村等着柳家的人來,而是應該順着爺爺給出的地址,去找柳家的人。
十年了,這或許,算是我真正意義上,第一次走出房門。
院子里,發現家人正在張羅着,院子里擺了十桌,喜氣洋洋的。
「張狐,怎麼還不去換身衣服?一會人家來了,可別丟了咱老張家的人!」
我看着家人肩頭的紅光,知道他們心情很好。
只是……
人,不會來了。
家中賓客滿堂,這些人一大早就過來幫忙,都是相親的鄰居。
他們從小看着我長大,也因為爺爺仰慕着我們張家,今天我若是告訴他們,對方悔婚了不來了,他們會作何感想?
這個臉,老張家,丟不起。
我強擠出一絲笑容,有種莫名的失落,卻依舊強撐着。
「是這樣的,爺爺在臨走前,給我留過三個錦囊,按照他的囑咐,今天應該是我去省城,而不是他們過來。

「啥?不、不可能啊,我去給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