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鬼婿》[玄門鬼婿] - 第10章 老道

說來也巧,這婦女竟然是柳馨月的舅媽,名叫曹梅。
「舅媽,你怎麼在這兒?是哪裡不舒服么?」
剛才的話柳馨月也聽到了,自然也要上前關懷一番。
「哦,沒事沒事,就是讓大師給隨便看看而已。

誰知曹梅一看到柳馨月靠近,就像見了鬼一樣,忙踩着小碎步急退了數米。
「那個……馨月啊,我聽說你家不太乾淨,昨晚連**都上門了,現在都解決了么?」
曹梅的躲閃毫不掩飾,柳馨月自然也看得明白,也沒過多想法。
我忍不住抬頭看向那個老道。
他的反應比曹梅還大,整張臉居然都綠了。
我心裏有了底,多半是這老傢伙說走了嘴,曹梅才能得知柳家事情。
「柳福主,我已經跟令堂說過了,你們柳家的事我們望仙堂管不了,你還是另尋出路吧。

那老道一副巴不得柳馨月趕緊離開的樣子。
「道長,不是我家的事,這次我們來就是想跟您求幾張護身符而已。

說著,柳馨月轉頭看向了我。
此時,那兩人才注意到走在後邊的我。
「是你?」
那老道似乎還記得我,他站起來,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後發出了一聲輕蔑的冷哼。
「這位道友想必昨天也被嚇得不輕吧,不過你倒是聰明,知道來找道行比你高的我來要護身符。

說著,他又從桌子里掏出一張黃紙。
「不過,想必小兄弟你昨天也看到了,那宅子里的東西可不得了,一般的護身符是起不了作用的,我現在給你一張高級道符,效果加倍,價格嘛,自然……」
他話還沒說完,我忙一揮手打斷了他。
開玩笑,他這一筆下去動輒就要上千元。
他也說了,符咒效果加倍,只怕那價格也要加倍。
我雖然懂些風水陰陽,但從沒有想過用這個來掙錢。
所以手裡除了臨行前二叔塞給我的盤纏之外,身上還真沒什麼錢財。
「大師恐怕誤會了,這種廢紙對我來說可沒什麼用,而且我現在想,我要的你這兒恐怕也沒有。

作為同道中人,最見不得的就是招搖撞騙的混子。
虧先前我還以為他有些本事。
現在看來,是我高估他了。
「什麼?!你竟然說這大師的道符是廢紙?!」
聽了我的話,還沒等那老道反應過來,曹梅就率先炸了鍋。
「馨月,這小子是誰,竟然如此不知好歹,敢衝撞大師?」
柳馨月有些為難的看了看我,雙眸波光流轉,片刻後,才下定了決心一般開了口。
「舅媽,他就是我的未婚夫,張狐。

「未婚夫?哦,原來是他啊!果然是鄉下人,沒什麼見識。

曹梅一聽是我,立時發出了嘲笑,臉上寫滿了瞧不起。
「真是的,當年那鄉下老頭坑蒙拐騙,給你騙來了一樁好婚事,想不到你還真好意思找上門來啊?」
曹梅越說越來勁,臉上的肥肉也跟着亂顫起來。
「你說什麼?坑蒙拐騙?」
我心裏怒火騰地串了上來,雙拳握的咯咯作響。
當年我爺爺折損陽壽,雖然最終都是為了我,但柳家卻借勢一路攀升,榮華不斷,這都是鐵一般的的事實。
說我,那沒事,但是如此污衊爺爺,誰都不行!
「難道不是么?做生意靠的是頭腦和人脈,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