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原來我已經無敵了》[玄幻:原來我已經無敵了] - 第8章 山外,天外

「既然知道錯了就該及時彌補,亡羊補牢,為時不晚。」

秦簡說道,看了一眼那一群白髮蒼蒼的老人一眼,又看向了葉挽月。

葉挽月神色一震,深吸了一口氣,似乎是做出了什麼決定,向著秦簡一拜。

「晚輩願意以死謝……」

「山間風大,等些時候還要降溫,切莫因此傷了身體,得不償失,早些讓他們回去吧。」秦簡搖頭道。

這小姑娘看起來挺漂亮的,就是不太聰明,救人本是小事,哪用得着讓她家裡這麼一大群老輩來道謝。

若是因此讓這一群老人家傷筋動骨、患上惡疾豈不是他的罪過,該要敲打敲打這小姑娘,怎麼一點為人處世之道都不會呢。

葉挽月聞言抬頭,愣了一下,隨即大喜,這是前輩原諒她了,願意饒過她的罪過,放過了玄天宗一眾長老。

「謝前輩。」

她叩謝道,然後看向一群玄天宗長老。

「請諸位長老先行離去。」她說道,一眾玄天宗神色微凝,想要說什麼,當看到一旁的秦簡又咽下了想要說的話。

前輩能放他們離去已經是恩德,他們豈敢再奢求什麼。

「山路陡峭,小心一些。」

秦簡提醒道,一群玄天宗的長老身體一震,放慢了速度,沿着陡峭的山路一點點的往山下走去,一點修為都不敢展露。

前輩之言應當是讓他們摒棄修為,像一個凡人一般走山路,前輩雖然饒恕了他們不敬之罪,可依舊給了他們懲罰。

便是以凡人之軀走這陡峭山路。

「月兒,師父陪你。」素心沒有選擇離開,而是站在了葉挽月一側,握緊了葉挽月的手,葉挽月看向她,微微一顫。

「師父,不用如此的。」

「前輩不是嗜殺之輩,最多對徒兒略施小懲,徒兒有罪,這些都是徒兒應當承受的。」

葉挽月說道,秦簡聽到了她的話,點頭,雖然此事她做得不對,但認錯的態度還行,還有糾正的可能。

「都跟我來吧,我送你一副字帖。」

秦簡說道,帶着兩人往山村走去,幾個孩童也蹦蹦跳跳的跟在身後,不停的問着秦簡問題,秦簡都一一悉心解答。

「大哥哥,山外是怎麼樣的啊?」

「應當是有一方江湖,一個朝堂,江湖中各種門派林立,百家爭鳴,朝堂里有學者高談闊論,談史論今……」

秦簡緩緩道,一番話讓幾個孩童都露出了嚮往之色,葉挽月和素心對視了一眼,都是神色一凝,這就是前輩所想要的山外世界嗎?

難道前輩這是在暗示要讓他們去改變山外的世界?

一方江湖,一個朝堂,難道是要讓她們去建立一個大統一的國度,想到這裡她們心都在顫抖,大統一帝國,這是何等可怕的念想。

天下分五域,僅是最貧瘠、偏僻的東域就有大大小小的國度上萬,修行宗門更是不計其數,更不用說其他四域,統一,談何容易。

可在前輩口中卻說得如此容易。

山外如何,秦簡也不知道,只能大概憑藉著前世藍星的一些歷史猜測一番,雖然世界不同,但想來差距應該不大。

「大哥哥,天有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