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原來我已經無敵了》[玄幻:原來我已經無敵了] - 第7章 一曲琴音盪虛空

良久

琴音由急轉緩,曲調慢慢的降了下來,周圍的異象也消散了,似這一曲已經到了末尾,要結束了。

陡然,三道身影劃破長空而來,佇立夜空之中,俯視斷崖上的一群人,其中一人拿出了一個劍匣,其中有劍光在涌動。

「大離王朝的人。」

玄天宗的一群人神色凝重,這三人修為都在元嬰境,但那劍匣所釋放的氣機卻遠遠超過了元嬰境的範疇。

「那劍匣……」

眾人的神識剛一接觸那劍匣便被瞬間斬斷,其中幾個長老更是直接一口鮮血噴出,被那劍匣中的無形劍意重傷。

「超越元嬰境的道器,其中藏有化神甚至於煉虛境強者的殺招,這三人的身份非同一般,絕不是大離王朝之人。」

一群玄天宗的長老一臉凝重的道。

三人佇立夜空之下,目光往下,看到了斷崖上的一群玄天宗之人,也看到了坐在斷崖之巔的秦簡,微微凝眉。

「這就是那所謂的絕世強者?」一個男子不屑道,他再怎麼看秦簡也只是一個凡人,沒有一絲修為。

「故弄玄虛而已。」

另外一個男子說道,劍匣就是在他手中,他手持劍匣,周圍結成了一個劍域,彷彿一尊劍神佇立虛空之間。

「無論是人是鬼,是妖是魔,殺神劍匣之下,一切成殤。」

他揮手,一道劍光從劍匣中衝出,直直的斬向了斷崖。

一眾玄天宗的人神色一變,齊齊看向秦簡。

「錚!」

最後一個琴音落下,整個斷崖周圍的空間都是一寂,一道無形的漣漪滌盪天地,那一道劍光停在了斷崖之前,然後消泯。

夜空中的三人看着這一幕,一臉駭然。

「大師兄!」

另外兩人看向手持劍匣的青年,這青年身體一顫,手中劍匣從手中落下,連續八道劍光從其中斬出,在劍匣後之後甚至出現了一道虛影。

「誰敢傷我徒兒?」

虛影道,一步凌天,直直的看向秦簡,氣勢壓天。

「嗤拉!」

一道漣漪橫掃而過,八道劍光消弭,那一道虛影也瞬間潰散,劍匣化作飛灰,後面三人顫然失色。

劍匣中有師父留下的後手,他們也沒有想到,當師父的虛影出現的時候他們都以為得救了,卻沒有想到僅僅剎那間便都消失了。

絕望一瞬間充斥大腦。

他們死死的盯着斷崖上的身影,他們後悔了。

煉虛境強者的化身瞬間即滅,他們這到底是為宗門招惹了一位怎麼樣的存在,合體境還是傳說中的大乘修士?

「小遁天符!」

三人齊喊,一張符燃燒而起,三人的眼中出現一抹希望,但也只有一瞬間,符紙熄滅,一道漣漪滌盪而過,一切歸於塵埃。

數萬里之外,萬千斷劍之間,一個老人陡然睜開了眼睛,一口鮮血噴出,他看向天地一方,一臉的難看之色。

「我的一道劍身被滅了。」

「是誰?」

他的聲音在萬千宮殿之間響起,一股股的強大氣息傳來,皆看向了他。

「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