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開局召喚黃忠》[玄幻,開局召喚黃忠] - 第1章 李氏孤兒

「殿下,殿下!」

隨着一聲聲焦急惶恐的聲音在耳邊不斷響起,好像做了無盡噩夢的李肆突然驚醒,但眼前這一切看似真實的情景,卻要比噩夢還要恐怖得多。

他此刻跌坐在一座山崖上,後方是滔滔大河,前方平原上,數百名騎兵就如同泥石流一樣從遠方滾滾而來,那蹄聲震天動地,似要驚破星河。

而在山坡下,大約有五十餘騎士,穿着古代的盔甲,人人疲倦無比,但仍舊圍成一個半圈,意圖抵擋追兵。

至於在他身邊的,左側是一個面白無須,氣質陰柔的男人,右側是一個嬌俏可人,卻因為驚嚇而臉色蒼白的年輕女子。

此情此景,不必多說也能猜出八成來,何況隨着他漸漸清醒,從前的一切記憶都一一呈現。

「好慘!」

李肆自己都絕望了。

他穿越過來的身份倒是尊貴,燕國四皇子,雖不是太子,但也算榮華富貴,一輩子不愁,奈何,北方草原的霸主黑齒王集結大軍三十萬,號稱八十萬,一路勢如破竹,九天破了邊關,五天前就攻打到王都城下。

幸好他的前身當時並不在王都,而是在外面遊山玩水,在聽到消息後一路南逃,結果在今天一早就聽到王都陷落,全體皇族被綁起來像豬一樣被殺掉的消息。

許是愧疚自己不戰而逃,又或許是這兩日來擔驚受怕,疲累交加,就此嗝屁,倒是便宜了李肆——好吧,這算什麼小泰迪的糞便的便宜!

王都既然已經陷落,黑齒一族的大軍不忙着搜刮王都的財富,不忙着享受這花花世界,居然兵分數路,攻打燕國各地州郡,那黑齒王竟是有圖謀中原,問鼎天下之志。

也正是因為如此,作為皇族中唯一一個逃出生天的大魚,燕國四皇子,就必須斬草除根,不然若被他逃到大河南岸,變故就多了。

但也是李肆倒霉,此時大河正值汛期,河水暴漲,他們逃亡時又迷失了方向,結果倒好,此地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既沒有港口,也沒有漁船,眼瞅着追兵越來越近,這真是天亡我也!

長嘆一聲,李肆決定認命,他那五十個親衛也算忠誠,皆是從軍中選出來的精銳,但面對黑齒王麾下的黑騎蠻兵,仍舊不是對手,更何況,對面有數百人之多,怎麼打?

卻在此時,李肆眼前浮現出一個個熟悉的,陌生的面孔,他們在朝着他笑着,哭着,或者是咒罵哀嚎着,但最終都化作無數星光。

「叮!由於燕國全體皇族死亡,你獲得特殊成就——李氏孤兒,同時獲得建城令一枚。」

「叮,由於你是燕國目前唯一的繼承者,燕國國運正在向你轉移,你獲得王國氣運x9,你獲得王國民心8300點。」

「是否消耗一道王國氣運加5000民心開啟隨機召喚?」

「是!」

「成功召喚五星戰將——黃忠!」

——

其實李肆是懵逼的,他完全是下意識的選擇了是,直到他手中真就多了一塊沉甸甸的建城令,他面前的空氣里真的緩緩凝聚出一個身材高大的威猛老者,他才猛然醒悟過來。

這不是在做夢。

「末將黃忠拜見殿下。」

黃忠的聲音中氣十足,氣場強大,尤其他還穿着一身鐵甲,手持強弓,腰挎寶劍,那殺氣騰騰的樣子,刺激得李肆渾身和過電一樣。

這特么可是黃忠啊。

然後他才意識到,其他人對黃忠的出現完全沒反應。

「黃將軍,可有退敵良策?」李肆再問,如今追兵已經在五里之外了,啥都比不上小命重要。

「回殿下,敵人太多,且皆為精銳黑騎,弓馬嫻熟,若正面相對,末將也只有把握射殺幾十人,故此,末將斗膽請殿下先撤,末將帶人斷後。」

黃忠回答得一板一眼,李肆就愣了,五星戰將啊,怎麼只能殺掉幾十人?

好吧,是他想多了,這畢竟不是神·黃忠,能在敵人全都是弓馬嫻熟的精銳的情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