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鍊成頂級大佬後她被美色誤國》[修鍊成頂級大佬後她被美色誤國] - 第4章 我不一定暴富,但你一定切垮

「你不就想藉著景深的身份進來,來這裡攀附權貴,還做着一夜暴富的痴夢。」楚依秋從小跟着父親兄長參加這種賭石交易會,像蘇晚星的這塊原石,沒有松花,裂紋還多,出綠的概率極低。

靈光一閃,既然來了,那就承擔後果,眼裡藏着不屑,「既然你這麼好看這塊石頭,那不如切出來看看。」

說著,直接上手搶過蘇晚星手裡的原石,遞給解石的師傅,「和我挑的那塊一起解了吧。」

又轉頭看向蘇晚星,「解石還要一百塊呢,看你這窮酸樣,我替你付了吧。」

周景深上前想說兩句,但被蘇晚星拉住,這大小姐這麼瞧不起人就讓她解吧,她的直覺不會錯,原石里一定有點東西。

「晚晚,解不出來東西也沒關係。」周景深站在蘇晚星身後輕聲安慰。

蘇晚星的翡翠原石和楚依秋的翡翠原石都被擺在台上,賭石交易會今天還未解石,所有人在旁邊圍觀,湊湊小輩的熱鬧。

「這是楚家的那個女兒,那個女娃娃是誰?」一位頭髮花白的老爺爺問身邊人。

「會長,那個女娃娃我也沒見過,估計是周家少爺的朋友吧。」有名的賭石師何潤恭敬回答道,「她那塊毛料挑的不行,裂太多,楚家小姐挑的那塊倒是有賭漲的可能。」

賓客大多是贊同的,但都是經歷過事的,不到最後切開來誰都不知道。

被稱作會長的老頭倒是有種感覺那個女娃娃挑的原石裏面有點東西,可能是多年賭石的直覺。

而楚家閨女的那塊在底下有點小綹,都說寧賭裂不賭綹,情況不樂觀啊。

解石師先解楚依秋的翡翠原石,灰褐色的皮殼上面有成條成塊的蟒纏繞着整個石頭,還有像幹了的苔蘚似的色塊,被稱為松花,是賭漲的跡象,外殼表現好,價格也貴,重十公斤標價五十萬。

果然,解石師一刀下去就切出了綠。

看這水頭和質地,冰種沒跑了。

如果切出來全是綠,做成首飾價值千萬,翡翠也是幾百萬的市價。

賓客唏噓的讚歎,這楚依秋不僅在珠寶設計上有天賦,賭石上也有一定的運氣和實力。

有人喊價,「楚小姐,這塊石頭我兩百萬收了如何?」

旁邊的人,「這石頭開出來最少也值六百萬,謝老闆這價也太低了吧。」

謝老闆反駁,「你也說開出來都是綠才值六百萬,現在只是個擦窗綠,萬一後面都是石頭那我不虧大發了。」

旁邊那個朱老闆,「我出三百五十萬,不知楚小姐是否有意願交易?」

「不了,我家也是做珠寶生意的,這翡翠自然是自家留下。」

「楚小姐當真是優秀後生,繼承了楚老闆的慧眼啊!」朱老闆也是靠賭石才暴富的,跟楚氏珠寶根本比不了,之前的競價也是想奉承楚依秋,跟楚氏搭上個關係。

楚依秋得意的挑釁蘇晚星。

欣賞、讚歎都只能是我的,等她那塊破石頭解出來,看她還怎麼有臉在這待。

周景深在蘇晚星旁給她解釋,「翡翠按照等級由高到低大致分為玻璃種、冰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