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思城的風》[西思城的風] - 第1章 楔子

西思城的風沙,常年不停,迷了眼睛,暗淡人心。

出了西思城,不多遠處,便是西關。一出西關,一面黃沙遍地,一面連綿群山,非人群聚集之地。誤入其中,惟有一死。

關外不遠處,一片低矮建築,一為防風沙,二來方便建築。

這裡住着的,都是罪奴,和罪奴的後代,都是登記在冊、驅離城市之人。罪奴和其後代子孫,不可踏足周朝土地,一經發覺,可就地斬殺,斬殺者有獎。

罪奴,都是周朝子民,獲罪以後,被貶至此。

聚集在西關外的彈丸小地。

此地物資匱乏,所用所食皆需到西思城採購。

罪奴沒有土地,沒有資產。

想活着,就要想辦法賺錢。男人做苦力,婦女為娼妓。勉強糊口罷了。

國雖有律例,罪奴不可入關。但鞭長莫及。

所以罪奴可以到西思城做苦工,給鐵匠鋪打鐵、搬運貨物、掏糞為生不在少數。做小工的也有,壘屋造房、築城修渠的也有。

若有能識文斷字的,倒也可以尋一份輕鬆的差事,抄寫書籍比做苦力賺錢。

最稀缺的,就是會號脈處方的郎中。

人吃五穀雜糧,難免生病,更何況關外條件惡劣,糧食水源不足,病痛自然也多。尤其是干苦力的人,日常扭傷、擦傷都是慣常之事。而娼妓,多有婦科問題,也常要用到墮胎藥。

白檀不是郎中,但是她有個哥哥,白雪光是。白檀跟着他,幾年下來,一般病痛,基本都不在話下。

也不是沒有大病之人。

但是在這種地方,如若患了大病,即便有人號脈,也未必有葯可尋。唯有自生自滅一途。死了倒是簡單,抬到沙葬處扔了便是。別說棺材,連草席都不必準備。緩慢蠕動的沙地,會慢慢吞噬掉屍體,連骨頭都沒有殘留,乾淨利落。

白檀還有一個嫂子,因為意外,雙腿不便行走,只有每天都在家裡,接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