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中有光》[星中有光] - 第8章 何必呢?

翌日清晨。

街上不少路人擺着攤子做着生意。

「燒餅,燒餅,剛出爐的新鮮燒餅,十塊錢一個,買二送一嘞!大家快來看看呀,買不了上當買不了吃虧」

「狗不理包子嘞,狗不理包子嘞,五塊錢一個,便宜實惠又好吃嘞!大家別去買燒餅,那是隔夜的!」

「狗不理包子又硬又難吃」

「我敢吃我的包子,你敢吃你的燒餅嗎!」

「狗不理,你這是找揍!」

「大燒餅,放馬過來」

路天揉了揉有些飢餓的肚子,緩慢地走到狗不理包子攤開口道:「老闆,來兩個包子」。

「好勒,小哥,拿好!」

老闆臉上有着許些淤青,拿着袋子裝了兩個饅頭,遞給路天。

路天左手接過,右手伸入口袋左掏右掏,隨後臉色有點尷尬。

「小哥,忘記帶錢了?」

「沒事,我每天都在這裡擺攤,你下次來一起給我就好了,說來也都怪那該死的凶獸,信號塔被毀,沒有了信號,手機支付不了,還真不習慣!」

老闆看出了路天的窘迫,為其解憂道。

「老闆,謝謝!有空的話就多和家人待待吧」

路天看着老闆,十分感激道。

「我女兒正在準備學校考核呢,老婆和我離婚了,我知道她現在過的很好我就已經滿足了!何況現如今,世道艱難,凶獸橫行,像我這種普通人誰知道還會不會有明天呢!」

老闆擺擺手,語重心長道。

「城管來了!」

燒餅老闆頭頂大包大聲地喊道。

「小哥,這些包子都給你了,我得趕緊收攤跑路了」

老闆快速收着攤子,把包子塞進路天手裡,對着路天開口道,隨後踩着有些破舊的三輪車揚長而去。

路天看着老闆離去的身影,心中很不是滋味。

「我…」

哎,路天嘆了口氣,隨後拖着有點虛弱的身體向前緩緩走去,順手拿出包子張着嘴巴兩口一個。

水市軍營,兩位戰士持槍站立着。

「站住!」

戰士嚴肅開口。

「我有要事,關於凶獸的,事關水市存亡,還請通報最高指揮官!」

路天向戰士敬禮,嚴肅回應。

「事關水市存亡?請你稍等片刻」

一位戰士邁着小步跑了進去。

片刻後,戰士跑了回來,對着路天開口道:「請跟我來」,隨後又跑着進去。

路天見狀拔腿跟上戰士。

房間內,一中年男子打量着路天,左看右看,終是開口道:「剛從醫院出來?」。

「呃,是的」

路天身穿病服,乖巧的回應道。

「住院幾天了?」

「五天!」

「以前可有類似病例?」

「??? 沒有」

「事關水市存亡,你說說看?」

中年男子平靜道。

「您有沒有覺得很多事情看似巧合,實則偶然嗎,比如水市的信號塔?信號塔沒了對凶獸有什麼優勢呢?會不會是它們預謀已久的舉動?…」

路天說著說著便緩緩停了下來,因為他看見中年男子拿着筆在本子上記錄著什麼。

「嗯?繼續」

耳邊聲音停了下來,中年男子抬起了頭,看向路天。

「您是醫生?」

「算是吧!」

路天幽幽開口道:「我不是精神病患者」。

「我知道,我也能理解」

「我真不是!」

「我們已經通知了醫院,他們很快就來了,你先不要着急!」

中年男子安慰道。

「沒辦法了,只能如此了」

路天奔向中年男子。

「砰」

路天重重地摔在地上。

「哎,你們怎麼總是這樣,總想着動手!我能有如此長進全是你們逼的!何必呢?」

中年男子伸手拍了拍肩膀,語氣和善道。

「我說的是真的,還請通報指揮官,不信的話你們可以派遣斥候前去探知,便可知曉了」

路天緩緩爬了起來,眼神堅定有力地開口道。

中年男子沒有說話,手放於下巴,摸着有些扎手的鬍鬚,看着路天。

小片刻後。

「跟我來吧!」

中年男子說完隨即走出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