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中有光》[星中有光] - 第3章 每個人都有一段過往

深夜,學院旁的一條小吃街道上。

燒烤店內,許多人正在大聲的喧嘩,有幾個女生悄悄私語,更甚者拿着冰涼的星啤大口大口的灌着,漲漲的肚子,彷彿在說我喝不下了,別在為難我了!。

包間內,桌上擺了一堆吃完的烤串,地下堆滿了喝完的星啤。

青年嘴裏嚼着肉串,眉頭緊鎖,一臉心事重重的模樣。

另外一位青年則吃着烤串,喝着冰星啤,看着餐桌上為數不多的食物,走出房門大喊道:「老闆,一號包間再來五十串牛肉、羊肉,六份生蚝,兩盤花生,兩打冰的星啤,要快啊!」。

「路天,我都表現的這麼明顯了,你也不開口問問嗎?」

陳文武佯裝生氣道。

「武哥,你想說自會開口,我又何必多此一舉!」

路天無奈攤手道。

「好吧,那你可別捂耳朵啊,我其實是京華區陳家的長子,自打我記事起,交什麼樣的朋友,做什麼樣的事情,學什麼樣的星技,家族都給我規劃好了…」

「打住,這都多麼久遠的套路了!然後是不是武哥你的家族為了繁榮昌盛找個門當戶對或者更勝一籌的家族強強結合?」

「所以你並不排斥訂婚?而是家族對你的約束?」

路天睜大眼睛誇張道。

「我什麼時候說我不排斥訂婚?我要是不排斥我幹嘛來這裡,你這是什麼奇葩腦迴路呀!」。

陳文武感覺自己在沒茬找茬。

「咳咳,抱歉抱歉,武哥,你繼續」

路天心中暗笑,嘴上抱歉道。

「兩年前,那是一個風雨交加的晚上,我行走於黑暗之中,立志將來要征戰星空,讓世間再無我這般人!」

「哎,可是優秀如我,也有着煩惱。」

陳文武單手托着側臉,眼睛望向上方散發著憂鬱,深沉開口道。

「噗,武哥,容我笑一會!」

路天實在忍不住了,實在是陳文武的模樣太搞笑了。

「你這傢伙,可不可以別打攪我,我在回憶呢!」

陳文武瞪了路天一眼。

「好的好的」。

路天忍着笑意點頭。

「我與她從小就被各自的家族安排在一起,一起上學,一起修鍊,一起玩耍!」

「慢慢的,我們之間的羈絆越來越深,她就如我的妹妹一般,因為她體型略大,所以時常會有一些風言風語,而我呢,每次都會替她去教訓那些口無遮攔之人。」

「或許正是因此,讓她產生了誤解,那天她向我道明了她的心意,我也向她解釋,承諾她永遠都是我的妹妹!哎,我本以為此事就會消停!」

「那晚回到家中,我依稀記得父親神情很是低落,對我說家族給我定了一份婚約,對象便是她,要求我們在大學學府期間訂婚!畢業後完婚!」

「我父親雖然身為家族的族長,但真正決策的還是族內的族老!」

「後面你也知道了,我來到了華龍區。」

陳文武眼睛望向上方,緩緩回憶。

「武哥,你是對的,說不清道不明的可能會耽誤人家!」

「伯父的話,他心裏肯定也很是過意不去,畢竟自己兒子的人生都做不了主!」

路天平靜開口。

「不說這些了,如果沒有遇見你,或許我也就回去了,聽從家族的安排!」

陳文武感激道。

「武哥我們之間何必如此抒情,或許只是試圖睡着的人恰巧碰到一個醒着的人罷了!」

路天不在意的開口。

『咚咚』

「客人,你們點的東西到了」。

路天起身走去開門。

「我去上個廁所!」。

片刻,路天回到包間,陳文武趴在桌上,嘴裏時不時的嚷嚷幾句『世上無我這般人,我是不一樣的煙火…!』。

路天回到席位,對其有點無語。

吃着烤串,夾着花生,灌着冰星啤,眼神逐漸渙散。

「如果我沒遇見前輩,或許我現在也會聽從老爸的安排,學習如何去管理公司」。

兩年前,星都盛情酒吧。

強烈的音響,急促的霓虹燈下,少男少女們瘋狂晃動着,全場的服務員圍着一位青年。

「路少,路少,今天還是老規矩嗎!」

青年男子點了點頭。

服務生朝DJ打了個手勢。

DJ拿着麥筒大聲道:「今晚所有的消費,由陸少買單,諸位帥哥美女,尖叫聲!」。

路天醉醺醺的走出星都酒吧,身後跟着一群服務員。

「路少,您慢走,期待您的下次光臨!」

路天從空間戒中拿出一堆星幣,往後一丟,瀟洒的往前走去。

「別搶,那是路少給我的」。

「你少放屁,明明是路少給我的!」

「你在幹什麼!給我停下!那是我的!你個逼崽子!」

為此,這些服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