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中有光》[星中有光] - 第2章 找死才行?

「咕 喔喔…」

天色還未完全亮起。

有一少年在湖邊練習刀法,時快時慢,每一刀斬出如驚雷一般,令人眼花繚亂。

天空飄來幾片樹葉,出刀,揮刀,收刀,樹葉一分為五散落一地,看得出來是個用刀的行家,不過並沒有出家!。

「路天,這麼早!」

一位黑色青年跑着過來,正是陳文武。

路天收刀,面帶微笑道:「武哥,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額頭的汗水滴下,顯然路天已到多時。

陳文武尷尬道:「哈哈,不好意思,讓你等的稍微久了點!」。

「是你那安山區的小女朋友?時間管理陳大師!」

路天表示一臉的好奇與疑問。

「什麼玩意!八字還沒一撇呢,不過我昨晚看到了她發來的照片,你要不要看看!」

陳文武嘿嘿壞笑,嘴角上揚道。

「兩百多斤嗎?挺適合你的,哈哈」

路天哈哈大笑。

「你說反了,應該是挺適合你的,哈哈」。

「呃,不說這些了,武哥,走吧,修鍊修鍊去!」

海天武道中學重力室。

兩個青年於地上打坐,其中一個青年很是平靜,另一個青年,身體有些微微顫慄。

「路天,我能問一問你設置的重力比平常高了多少嗎?」。

「武哥放心,就比往常高了一點點」。

「這是所謂一點點?我怎麼感覺不到,真是謝謝您了嘞,我知道你肉身強大,但你能不能稍微的照顧一下我!」。

「武哥,我已經很照顧你了,不然我可能就會設置我能承受的極限了」。

「來,我就不信了!」

過了一會兒,陳文武臉色有點蒼白,身形有些不穩,額頭汗水不斷的滴下,在這安靜的室內,滴 滴 滴…,顯得格外…。

「咳咳,我有東西忘記拿了,我先出去一下!」。

陳文武緩緩起身,艱難的朝着門口走去,這一小段距離彷彿顯得格外遙遠。

路天見狀,哈哈大笑,起身將陳文武拉出重力室。

「嘶!路天,你下手可不可以輕一點,真的也就是我能承受我這個年紀所不能承受的了呀」

陳文武因為氣血上涌導致有點面紅耳赤。

他甩動着胳膊,好似要通過空氣太極卸出多餘的力道!。

「武哥,抱歉抱歉,一時沒有適應過來!」

路天誠懇的抱歉道。

「沒事,我是這樣脆弱的人嗎?下次記得輕點,我也只是個比正常人強一點的人呀,不像你,簡直就是個人形怪物!」

陳文武搖頭示意沒啥事,隨後看了看手上的手機時間。

「時間也差不多了,走吧,去休息間洗漱一下,順便吃個早點」。

「為了表達我的歉意,我請你,管飽!」

路天拍着胸膛說道。

「這可是你說的,你可以小瞧我,但不能小瞧我的肚子!」

太陽高高的升起,陽光映射在地面上,天空上飄着星源小轎車,地上的行人騎着星能單車,偶爾還能看到一些用於跨越區域的星艦!。

「武哥,古人說宰相肚裏能撐船,我覺得你至少能撐下一棟大樓!」

「你少放屁,我可撐不下!」

「主人,你有一條來自二伯陳有力的信息!」

「永遠單身的路天,打開信息!」

「文武,你和路天一會來我辦公室一趟!」

「好的二伯,我們稍後就到!」。

「說真的,武哥,你的智能非要叫這個名字嗎!」

路天對此感到十分無語。

「怎麼了,起什麼名字不是我的自由嗎?」

陳文武洋洋得意道。

「走吧,二伯找我們呢,估摸着是為了精英營」。

『咚 咚咚』 一重兩輕的敲門聲響起。

「請進」。

「二伯」。

陳有力停下手中的筆,抬頭看去,見只有二人,開口道:「文武啊,你什麼時候回京華?」。

陳文武臉色有些複雜,嘆氣道:「二伯…她…」。

「怎麼,就因為那個婚約就不回去了?不管怎麼樣陳家始終都是生你養你的家,我們都是你的家人,你還要躲避到什麼時候?」

「何況她也未必會一直胖下去,如果她的血脈覺醒,就會吸收體內的多餘雜質從而轉換為星力,你就有了個又漂亮又能打的媳婦,到那時你就偷着樂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