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後,殘廢夫君超疼有孕毒妻》[醒來後,殘廢夫君超疼有孕毒妻] - 第7章 掙錢了

正在處理魚的清瀾抬眸回給他一個微笑。

「你等着吃就行,今日加菜。」

凌湛想到會是這個結果,只是依然有些落寞。

推着輪椅轉身離開。

他來到大嫂房門前,伸手敲了敲門。

「大嫂,是我。」

屋內人聽見聲音急忙打開房門,一臉疑惑。

「二弟,怎麼了?」

凌湛有些羞澀但最終還是開了口。

「清瀾一個人在廚房,我怕她忙不過來,不知大嫂能不能….」

「哎呀,二弟不好意思,我回房後光忙着忘了時間。我現在就去。」

說完直奔廚房,留下凌湛羞紅的臉龐。

第一次開口請求,竟是為了她。

荀氏猛推開門。

「啊!」

差點沒把清瀾嚇死。

「大嫂怎麼了,這麼火急火燎的。」

荀氏大步走到她面前面帶憤怒。

「清瀾,你要做飯怎麼不叫我?我雖廚藝沒你好,也是能打下手的啊!」

清瀾緩了過來,還以為什麼事呢!

「我是怕大嫂累着了,想讓你好好休息呢!」

「我不累,快說,需要我做什麼。」

清瀾嘆氣。

將洗菜剝蒜等活交給她。

其實心裏很暖,這個家裡每個人都很真誠。

是真心關心她、真心愛護她、真心疼她。

也不知原身什麼腦子,一心想逃離這個家,又覺得凌湛所作所為該負責。

終究只能每日打罵消解心中仇恨。

有了荀氏幫忙,清瀾速度快了不少。

不一會廚房裡就傳出了陣陣香味。

外出務農肖氏回到家忍不住多吸幾口廚房傳出的香味,解解饞,也覺得這一日辛苦有所值。

從院子井裡打了水清洗掉一身勞作汗水,乖乖坐椅子上等候。

大人倒還忍得住,安安等得焦急,伸長了脖子往廚房裡瞧。

肖氏笑着打趣。

「安安,你這練的伸脖子神功呢!」

安安轉過頭單純大眼睛 看向肖氏,滿是認真。

「奶奶,什麼是伸脖子神功?」

「哈哈哈,就是你現在這樣伸長了脖子練的神功。」

肖氏說著還學起他伸長脖子往外看的樣子。

一旁凌湛表示沒眼看,到底誰是孩子。

關鍵祖孫兩人玩得不亦樂乎,他也不好打擾。

第一次覺得在家前所未有的輕鬆,清瀾這都是你帶來的嗎?

「別鬧了!吃飯了。」

荀氏端着菜從廚房出來,見着肖氏像個孩子一樣都安安開心,便覺得一切都是滿足的。

清瀾端着最後一個湯上桌,菜齊全了。

「大家快吃吧,就這些菜了。」

「清瀾這又比昨日豐盛了不少,我們又有口福了。」

肖氏嘴角上揚,她的眼光果然沒錯,這就是個好媳婦。

「是啊!滿桌子各色菜我們都看得眼花繚亂了」

荀氏夾了塊魚肉附和。

「大家喜歡就行。」

「弟妹,這個是什麼菜,好辣。」

率先嘗了麻辣水煮魚的荀氏,辣得直嗦嘴,急忙喝了幾大口水。

「那個是麻辣水煮魚,有些辣。這個是清蒸魚,沾着旁邊的醬吃。大嫂魚都有刺你把刺挑一挑在給安安吃。」

「這個紅燒排骨安安應該喜歡,還有這個野雞燉蘑菇也適合孩子吃。不過不能只吃肉,蔬菜也要多吃。」

「好的,謝謝嬸嬸,安安兒最喜歡嬸嬸做的菜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