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後,殘廢夫君超疼有孕毒妻》[醒來後,殘廢夫君超疼有孕毒妻] - 第4章 身份暴露?

飯桌上各種菜已經『消滅殆盡』,湯都沒有剩下。

幾人吃得肚子鼓鼓,癱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

「呃!」

不時傳來打嗝聲,都已經沒人在意了,形象什麼的也不需顧忌了。

清瀾正要起身,被荀氏壓回椅子上。

「弟妹就好好休息吧!剩下洗碗收拾的活交給大嫂吧。」

他們今日能吃到這麼豐盛的一餐,全靠她的手藝。

她得好好表現爭取每日吃到香噴噴的美食。

「對對對,清瀾啊!你就休息吧!正好消消食。」

肖氏連忙附和,好不容易二兒媳變好了點,可不能再惹她不快了。

說完不等清瀾反應,婆媳倆開始收拾碗筷。

清瀾見他們都這麼積極,也不再參與。

等廚房那邊收拾完燒了熱水,端着水回房間清洗一身油煙味兒。

凌湛一直在前廳待着,若無其事看着空落落的院中。

似乎也已經習慣這樣注視周圍一舉一動。

肖氏端了水給他洗漱。

清瀾正好清洗完出門看他,見肖氏正在幫忙,忙過去接手。

「娘,我來吧!您去忙您的。」

肖氏擺了擺手,

「沒事,都是小事。你如今有孕在身,這些活就不要做了,交給娘來就行。」

清瀾見肖氏這麼堅持也不好再說什麼。

「那就麻煩娘了。」

「不用客氣!」

肖氏想着今日這二兒媳也許是真的想通了,不免為兒子高興。

以往兩人吵鬧,她雖不好管,到底提着心。

如今能見到兩人這樣心平氣和的相處,她心裏的石頭也算放下了。

凌湛看着一旁椅子上的清瀾,完全沒了之前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勢氣。

目光也很柔和近人,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

難道真是因為有了孩子,她想好好過日子了嗎?

洗漱完清瀾推着凌湛回了房間。

將輪椅推到床邊,扶着他的雙臂起身,讓他坐在床上。

幫他脫了黑色靴子,讓他上床躺着。

凌湛還是第一次這麼被她扶着觸碰,有種說不出奇妙的感覺。

「我自己來。」

凌湛推開伸向他衣服的手,不好意思的轉過頭。

聞此清瀾移開的雙手,轉而脫自己的衣服。

不再管他翻身爬到床裏面躺下,合眼睡覺。

凌湛見她並沒其他動作鬆了口氣,開始解自己的衣服。

一個掌風,桌上油燈熄滅。

屋內瞬間陷入暗淡,月光藉著窗戶傳來一縷光明,使房間不那麼漆黑。

自兩人成婚這近三月以來,她都不曾管過自己,更不用說脫鞋更衣這種事。

他一直都睡桌上的,今日竟讓他睡床,這實在是反常。

不知不覺月光都變了方向。

清瀾沒什麼睡意,翻來覆去就是睡不着。

沒有催眠曲,也沒有故事可聽,實在難熬。

凌湛睡意很淺,她翻身時他便已經醒了。

想她可能是不習慣自己睡在她身側。

「睡不着?」

黑夜中傳出低沉磁性的男聲。

第一次覺得他聲音這麼好聽,清瀾翻身面對着他無奈道:

「我認床。」

凌湛詫異。

「以前沒見你認過床。」

「我又不是她,自然和她不一樣。」

清瀾下意識將實話說了出來,也不知他能不能接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