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後,殘廢夫君超疼有孕毒妻》[醒來後,殘廢夫君超疼有孕毒妻] - 第10章 醫館坐診

飯後凌湛直接回了房間。

安安還揪着昨晚那個腦筋急轉彎。

「嬸嬸,到底木棍和鐵棍哪個打頭更疼啊!我還是沒想出來。」

清瀾拉過凌沐,輕言細語慢慢教導。

「有時候想問題不能只盯着一個地方,你在想這個問題的時候只想到了兩種情況。要不就是木棍打頭疼,或者鐵棍打頭疼。

那你有沒有想過還有其他情況呢?」

安安小手撓撓小腦袋很是不解。

「嬸嬸,什麼情況?」

清瀾慢慢引導。

「這木棍和鐵棍都是打的什麼?」

「頭。」

圓溜溜大眼睛瞬間明朗。

「我明白了,是頭最痛。」

「真聰明!以後想問題要多想想其他的可能性知道嗎。」

「嗯!」

知道答案的安安忍不住雀躍的心。

轉身跑回房間告知荀氏這個答案。

荀氏一聽眉頭緊皺。

她還以為是鐵棍打頭更疼呢!

清瀾教完凌沐起身去了廚房。

她採的葯大部分是針對凌湛傷勢,針灸加藥服效果更好。

清瀾熬好葯回到房間,房間只點着一盞油燈,今夜沒有月光加持,屋內光線有些暗。

凌湛坐在燈光下手裡拿着一本書。

凌湛餘光瞟見清瀾進來,他未曾有任何動作。

清瀾端着葯走到他面前遞給他。

「喝了吧!對你恢復有益。」

凌湛詫異抬起眼瞼,暗淡的房間突然湧上一絲喜悅。

難道她進山找葯是為了自己嗎?

頓時心底一陣溫暖,眼底閃過一絲笑意。

凌湛看看碗里烏黑的葯汁兒,濃濃的中藥味兒像豬食煮熟的氣味兒般難聞。

強忍下反胃感,拿起一口悶。

「不怕我下毒?」

凌湛將葯碗遞給她,用衣袖擦了擦嘴角葯汁兒。

「毒藥倒也好,結束這殘破的生命。」

清瀾帶着怒氣使勁拍打他後腦勺。

「你想死,讓我一個人養孩子?想得美!你不僅要養孩子,還得養這個家。」

凌湛後腦勺突然被打一巴掌,怔愣住。

這女人這麼愛打人嗎?

清瀾將碗扔桌上,拉開椅子隨即坐下。

單手撐着下巴看向他。

「我這懷胎十月,你知不知道有多辛苦!

前幾個月會孕吐,食不下咽。後期孩子大了身體器官會被擠到一邊,腳會腫,走路都困難。還有生產、坐月子、恢復,那件事是容易的。

你還敢想着不負責,想得美。最多三個月身體好了趕緊出去幹活,別在家裡礙眼,看得心煩。」

凌湛還沒說什麼就被她推着到了床邊,如昨夜般扶他在床躺着。

拔掉褲子開始施針,全然不顧他的意見。

凌湛聽着她言語,心疼她孕期很不容易,心裏卻也高興她想得這麼遠。

三個月嗎?

若是三個月能恢復他肯定會瘋的,找了這麼多大夫都說沒辦法呀!

可是她很不一樣啊!

或許可以抱有期待。

有了昨日施針經驗,他適應了許多。

感覺沒那麼難以忍受了。

清瀾施完針凌湛額頭已布滿汗水,衣領也濕透。

她去廚房端來熱水為他擦拭乾凈,才收拾自己躺下。

勞累驅除了認床。

一夜無眠。

第二日

清瀾又睡到了日上三竿。

伸伸懶腰,踢掉身上被子。

身體蘇醒才慢慢起床。

她走出房門才發現,凌湛不在院子里。

廚房揚着幾縷炊煙。

走進去一看果然是他。

「凌湛!你在做什麼呢?」

「餓了,做點吃的。」

凌湛不緊不慢看向廚房門口,悠悠道

「那等着吧,我馬上做飯。」

清瀾打開鍋,竟然是熱水。

洗漱完開始做飯。

凌湛在燒火她也輕鬆許多。

米剛洗下,安安拎着兩條魚回來。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