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妃傳》[熹妃傳] - 第9章 難容

景仁宮與永和宮同屬東六宮,是以隔的並不算遠,守在景仁宮外的小太監遠遠看到宜妃肩輿過來,不敢怠慢趕忙迎上來打了個千兒,「奴才給宜主子請安,宜妃子吉祥。

宜妃下了肩輿擺手示意他起來,「貴妃在嗎?」
「回宜主子的話,主子正在屋中與太子妃說話。
」小太監恭謹地答道。
聽聞太子妃也在,宜妃精心描繪過的長眉微微一挑,待小太監進去通稟後方側頭問面露喜色的慕月,「你知道什麼?」
慕月貼着耳朵小聲將凌柱與石厚德的恩怨敘述了一遍,太子妃眼下這個時候來造訪德妃,多半與此事有關。
說話間,有人挑了帘子出來,除原先那小太監之外還有一名年長的宮女,朝宜妃福一福笑道:「主子聽說宜主子來了,不知有多高興,讓您快些進去。

榮貴妃剛進宮的時候和珠便已在其身邊侍候,至今已有數十年,最得榮貴妃信任不過,縱是宜妃也不敢輕視了去,客氣了幾句後方才挑簾進了後殿。
剛一進去便有一股熱氣迎面而來,瞬間將適才路上那點寒意吞噬。
榮貴妃素不喜奢華,是以整個景仁宮布置以簡約而不失大氣為主,宜妃將暖手爐遞給寄秋,雙手合於腰際端端正正蹲下去行了個禮,「妹妹給貴妃姐姐請安。
」跟在她身後的慕月與寄秋亦跟着行禮。
榮貴妃是康熙九年進的宮,如今已是近五十的人了,雖再不復年輕時的青春貌美,但歲月在磨滅韶華的同時也將那份端莊得體深深銘刻在她骨子裡。
「都說過多少次了,妹妹怎得還這般見外,快快起來。
」榮貴妃抬手虛扶,一邊叫人搬來綉墩。
宜妃斜倚了坐下含笑道:「禮不可廢,否則叫人看見了又該說妹妹我沒規矩了,剛進宮那陣子可沒少吃這個虧。

她取過寄秋捧在手中的錦匣道:「前些日子兄長進宮來探望時帶來一尊白玉觀音像,我瞧着玉質和雕工都不錯就留下了,知道姐姐近年來吃齋念佛,這尊觀音像送給姐姐是再合適不過了。

榮貴妃接在手中打開一看,饒是她見多了奇珍異寶也不禁為之動容,整尊觀音像高兩尺,玉質潔白瀅潤毫無瑕疵,觀音呈立站狀,面相豐腴、神態安詳,胸前垂掛瓔絡,右手持一經卷,右手攜佛珠一串,赤足站立於一碧玉質地的雕海水托蓮花座上,雕工細膩,連衣紋都清晰流暢。
絕對是一件貴重無比的珍品。
榮貴妃本不肯收,但架不住宜妃勸說,兼之又確實喜歡,終是收下了,着和珠拿到佛堂去供奉。
「秀玉見過宜妃娘娘。
」那廂石氏也起來笑吟吟朝宜妃見禮,待起身後瞥見在宜妃身後朝她行禮的慕月訝然道:「咦,這是新來的宮女嗎?好生標緻,而且……」
「而且什麼?」宜妃接過宮人遞來的香茗似笑非笑地問。
石氏蹙眉道:「不知是否秀玉眼花,怎麼瞧着她的五官神韻有些像宜娘娘您?」
榮貴妃初不在意,如今聽得石氏提及着意打量了一眼,果然是有四五分相似,難道是巧合?正在疑惑之際,眼角餘光不經意掃過慕月垂於耳際的殷紅流蘇,按例宮女不得佩帶流蘇,如此說來,她不是宮女?想到這裡榮貴妃忽地記起一事,略一琢磨立時猜出了慕月的身份,回首朝石氏笑道:「你不曾看錯,但卻說錯了。
宜妃的妹妹,佐領三官保的千金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