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妃傳》[熹妃傳] - 第8章 宜妃

李德全親自將凌若送至鍾粹宮外,凌若遠遠便看到宮門外站了個人在那兒左顧右盼,心下還奇怪這麼大晚的天又下着雪怎得還有人在外面,待走近了方發現那人竟是秋瓷。
秋瓷也看到了凌若,一顆空懸已久的心總算可以放下了,趕緊快步迎上去,「妹妹去哪兒了,怎得這麼晚才回來?」
見秋瓷如此關懷自己,凌若滿心感動,握了她攏着護手依然森冷如鐵的手道:「只是閑着無事隨意去走走罷了,不想竟讓姐姐憂心了,實在不該。

「沒事就好。
」秋瓷長出了一口氣,此時才注意到凌若身後尚站了一個年老的太監,訝然道:「這是……」
李德全趨前一步打了個千兒道:「奴才李德全給小主請安。

李德全?!這個名字令秋瓷為之一愣,那不是皇上近身太監嗎,也是宮裡的太監總管,她入宮後還特意打聽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和凌若在一起?
「外面雪大,二位小主快進去。
」李德全將撐在手裡的傘遞給凌若,躬身笑道:「小主若沒其他吩咐的話,奴才就回去向皇上覆命了。

「有勞公公了。
」凌若正欲行禮,慌得李德全趕緊扶住,忙不迭道:「您這是要折殺奴才,萬萬使不得。

李德全跟在康熙身邊數十年,什麼沒見過,今夜之事後,鈕祜祿凌若入宮幾成定局,將來是正兒八經的主子,他怎敢受禮。
凌若笑笑,明白他的顧忌,當下也不勉強,待其離開後方與秋瓷往宮院中走去,「姐姐怎麼知道我不在屋中?」
秋瓷嘆一嘆氣道:「還不是為了那個郭絡羅氏,我怕她又借故氣你,便想來看看,哪知去了才知道你不在,天黑雪大,我怕你有事便在宮門口等你回來。
」說到此處,話鋒一轉似笑非笑地道:「沒想到卻讓我看到李公公親自送你回來,妹妹,你是不是應該有話要和我說呢?」
對於秋瓷,凌若自不會隱瞞,一五一十將適才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聽完凌若的敘說,秋瓷先是一陣詫異,隨即浮起衷心的笑意,「想不到還沒選秀,妹妹就已經先見到了皇上,而且聽起來皇上對妹妹印象甚佳呢,不然也不會將玉簫賞了你,這事若讓其他秀女知道了還不知要羨慕成什麼樣呢。

低頭撫着溫潤的簫身,凌若並未如旁人一般欣喜如狂,反而有所失落,「我也不知道此事是好是壞。

秋瓷拂去飛落在她鬢髮間的細雪,溫然道:「是不是又想起徐公子了?」見凌若低頭不答,她長嘆一聲勸慰道:「妹妹,你即使再想又能如何,從你選擇這條路開始,你與他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再挂念,除了徒增傷悲還能有什麼?眼下你所要做的就是牢牢抓住皇上,唯有他才可以幫你重振鈕祜祿家族的榮耀,只有他才可以幫你解決所有難題。

凌若絞着玉簫所綴的流蘇默默不語,半晌才低低道:「姐姐說的我都明白,只是總不能完全放下,也許再過一段時間就好了。

「我明白,但是這件事你萬不可讓他人知道,否則於你有百害而無一利。
」秋瓷鄭重說道。
凌若點了點頭,深深地看着濃重如墨的夜色,「我會記住,我的歸宿在紫禁城,永遠記住。

這句話她既是說給秋瓷聽,也是在說給自己聽,讓自己時刻謹記,一刻不忘。
之後的兩日,天色有放晴之勢,積雪漸漸融去,看這趨勢,十二月初八的選秀大典應會有一個好天氣。
永和宮,東六宮之一,於康熙十六年指給剛晉了宜嬪居住,至今已有二十餘個年頭。
宜妃如今已是快四十的人了,但因保養得宜,看着倒像是三十許人,全然看不出已育有數子。
「她當真這般過份?」宜妃擰眉問坐在一旁的慕月,隱隱有一絲怒氣在其中。
慕月一臉委屈地撇撇嘴,「我怎麼敢欺瞞姐姐,自進宮到現在,她仗着自己有幾分姿色就眼高於頂,根本不將其他秀女放在眼中,我更是經常受她氣,有一回她還拿滾燙的茶水潑我,姐姐你瞧。
」她說著捲起袖子露出雪白的手臂,那裡赫然有一道紅色似被水燙出來的印子。
宜妃本就來氣,眼下見得慕月受傷,哪還按捺得住,將琉璃茶盞往桌上重重一放怒道:「這個鈕祜祿凌若好生過份,你是本宮的妹妹她都敢如此,可見囂張到何種程度。
」說罷又仔細打量了慕月手臂上的傷口一眼道:「還好沒起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