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妃傳》[熹妃傳] - 第7章 靜水流深 滄笙踏歌

凌若緊了緊披風漫步於這片梅林中,落雪之夜正是梅花盛開之時,冷冽的風中無時無刻不充斥着沁人心脾的清香,雪無聲無息的落在花瓣上,映得花色愈發殷紅,晶瑩剔透宛若工匠精心雕刻而成的寶石。
一路走來,四周寂靜無聲,原本踏在雪地上極輕微的聲響也因這份寂靜而無限放大……
還有兩天就要選秀了,那一日她將傾盡所有去博得皇帝的關注與喜愛,以求在宮中佔有一席之地。
直到現在阿瑪與額都不知道她已經改變了主意,還在家中等着她回去。
我願做一個明媚女子,不傾國,不傾城,只傾其所有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這是她去年除夕夜許下的願,本以為那是一個觸手可及的願望,而今才知道那竟是一個永不能達成的奢望。
想得出了神,連身後多了一個人都不知道,直至耳邊有低沉的男聲響起:「你是誰?」
凌若悚然一驚,險些丟了手裡的風燈,定一定神轉過身去,藉手里微弱的燈光打量來人。
那是一個身形削瘦、面貌清癯的老人,披一襲銀灰色大氅,裏面是醬色絲棉錦袍,用玄色絲線綉了團福如意圖案,令凌若印象最深的莫過於那雙眼,清亮睿智,彷彿能看透他人的心思,全然沒有這個年紀該有的渾濁與昏黃。
當凌若的臉清晰展現在他面前時,他如遭雷擊,整個人呆在原地愣愣地看着那張似曾相識的臉,怎麼會?怎麼會這麼像?那五官那神態,像極了大婚那一年的她?難道真是她顯靈了?
「芳兒……」他喃喃而語,手伸出欲去碰觸那張從不曾淡忘的臉,卻在看到她惶恐的模樣時驚醒,一寸距離,卻彷彿隔了一輩子。
終不是她……
她像芳兒也像姨娘,但她終不是她們……
嘆息在心底徐徐散開,收回手,看着無意間握在掌心的雪花,有難以言喻的失望在眼底凝聚。
儘管他的聲音很輕,凌若還是聽到了,芳兒――這是誰,他又是誰?
能夠出入宮庭禁地,而且又是這個年紀且有鬍鬚,難道……凌若的心狠狠抽了一下,貝唇緊緊咬住下唇,以免自己會忍不住驚呼出聲。
在勉強穩住心神後,她深深地拜了下去,「秀女凌若參見皇上,願皇上萬福金安。

「你是今屆的秀女?」淡淡的聲音里是難以揣測的威嚴。
沒聽到叫起的話凌若不敢起身,只小聲道:「回皇上的話,正是。

「起來吧。
」儘管知道不是,但看到她的臉,呼吸還是為之一滯,普天之下,唯有她們兩人能這般影響他,即使逝去數十年也不曾改變。
康熙深深地吸了口氣壓下心中的悸動,目光爍爍地看着她,似笑非笑地道:「你倒是很有眼力,沒有將朕錯認是老太監。

凌若努力想要擠出一絲笑顏,無奈心中萬般緊張,勉強擠出的笑容跟哭顏一般難看,「皇上天顏,豈是尋常人能比,縱使民女再眼拙也斷不會誤認為太監。

康熙笑笑,越過她往梅林深處走去,凌若不敢多問更不敢就此離去,只得亦步亦趨跟在康熙身後。
走了許久,她終於鼓起勇氣問道:「皇上經常來這裡嗎?」
康熙停下腳步,環視着四周道:「睡不着的時候就會來這裡走走,你知道這片梅林叫什麼名字嗎?」
「不知。
」凌若如實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