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妃傳》[熹妃傳] - 第5章 相逢

大雪初霽,鍾粹宮的太監宮女正執帚清掃積雪,遠遠見到凌若過來低了低頭便算見禮,此刻的凌若僅僅只是一個秀女,在沒有正式冊封前算不得主子,所謂小主不過是客氣些的稱呼,真論地位不見得比這些太監宮女高多少。
跟紅頂白,宮中之人皆如是……
一早已想到後宮之路不易走,卻不曾想會艱難至此……
沿着朱紅宮牆漫無目的地走着,也不知走了多遠,待到回過神來時,凌若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出了鍾粹宮範圍,置身於一片偌大的梅林,紅梅於蒼虯的樹枝間姿意盛放,映雪生輝,猶如最上等的紅寶石。
路盡香隱處,翩然雪海間。
若兒,將來我們尋一處幽靜之地,栽上一大片梅樹,讓你足不出戶就可隨時見到梅雪之景。
言猶在耳……容遠哥哥,梅林我已尋到,但它不屬於你也不屬於我,是屬於大清皇帝的。
閉目,將眼底的酸澀生生逼回,一切早在她選擇這條路的時候就註定了。
容遠與她,就如流水與游魚,只能是彼此生命里的匆匆過客,無論是誰眷戀回望都是一種不幸。
相濡已沫,不如相望於江湖。
如此,最好。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正待要離開,忽聽得隱約有聲音,咦,此處還有人?
帶着這個疑惑,凌若循聲而去,於梅林深處一座池畔邊見到了兩道身影,是一男一女,男的背對着看不清容貌,只能看到女子的模樣,她披了緋紅羽緞斗篷,看着不過十五六歲,朱唇瓊鼻,眉眼彎彎,甚是美麗,因隔得過遠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些什麼,似乎是在爭執。
說了一陣子,女子似乎生氣了,不想與他再說話轉身欲離去,想是因走得太急,不小心被宮人未及清理的斷枝給絆倒在地,男子伸手去扶卻被她一掌揮開,自己艱難地自地上爬起然後一瘸一拐的離開,從始至終都不曾再看過男子一眼。
男子默默看着她離開,儘管看不到他的神情,但凌若還是從他獨孤的背影里感受到了深深的落寞與悲傷……
凌若尚在猜測他們身份的時候,男子已經轉過了身,彼此目光撞了個正着,皆是一臉驚容。
他驚訝於這裡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人;凌若則吃驚於她竟然見過這個人,可不就是那日在集市上遇到的人嗎?雖裝束不同,但那冷峻的神態卻是一般無二,凌若相信自己絕不會認錯。
他是何人,竟會出現在宮中?凌若自不會傻到以為他是小太監,那種與生俱來的貴氣絕不是一個太監能擁有的,何況那件紫貂皮的披風就是尋常富貴人家也穿不起。
皇上?這個念頭剛閃過便被她否決了,當今皇上已過天命之年,絕不可能還是一副年輕人模樣;除此之外就只有身為天潢貴胄的皇子能自由出入後宮。
呃,她記得那日在市集上另一人曾管他叫四弟,照此看來,對方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
思忖間人影已來到近前,凌若趕緊壓下心中的訝意,斂袖欠身道:「凌若見過四阿哥。

胤禛眼皮微微一跳,這個宮女面生的很,而且好不懂規矩,居然不自稱奴婢,她難道不知這在宮裡是大忌嗎?單憑這一點就可以定她一個死罪。
「你是哪宮的宮女,為何在這裡偷聽主子說話?」明明從未在宮中見過,為何那張漂亮得有些過份的臉總給他一種似曾相識的錯覺。
凌若先是一怔旋即明白過來,敢情自己這身裝扮太過素凈,以至於四阿哥把自己當成了宮女,曾經的一面之緣他早已忘得一乾二淨。
「我不是……」她剛要解釋便被胤禛打斷。
「不是什麼?」胤禛冷笑道:「好一個不知死活的奴才,在主子面前膽敢自稱『我』,是想作死嗎?」
見他不問青紅皂白就是一通指責,凌若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兩次相遇,他都在問她是不是想死,這算不算是一種另類的緣份。
「四阿哥從何處看出我是宮女?」她撫着袖口柔軟光滑的風毛似笑非笑地反問。
「難道你不是?」胤禛微微一愣,這才認真打量起凌若來,這一瞧之下果然看出些許不同,雖裝束淡雅簡單且發間幾乎瞧不見什麼飾物,但依然非普通宮女所能比擬,至於各宮主子身邊得臉的宮女他都曾見過,記憶之中並無此女,看來是自己想當然了。
含一縷笑意在唇邊,再度欠身行了一個挑不出錯來的禮,聲如黃鸝宛轉,「秀女鈕祜祿凌若見過四阿哥,四阿哥吉祥。

他擰緊了漂亮的眉毛未再多說什麼,話鋒一轉冷聲道:「既是秀女,不在鍾粹宮好生待着到此處來做什麼,剛才的事你聽到了多少?」
「我若說不曾聽到,四阿哥信嗎?」她自嘲地問,碧玉耳墜貼在一側頰邊,冰涼如朝雪。
許是初次見面有了不好的印象,所以面對他,她難有平常心。
胤禛冷哼一聲,目光如刀在凌若臉上寸寸刮過,有尖銳而滲人的寒意,「不論你聽到沒聽到,最好都將今日之事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