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妃傳》[熹妃傳] - 第4章 郭絡羅氏

康熙四十三年十一月十八日
紫禁城順貞門在蒙蒙天光中緩緩開啟,昭示着三年一度的秀女遴選正式開始。
滿、蒙、漢八旗女子,但凡及歲者皆需參選,如因故未能閱選者必須參加下屆閱選,否則雖至二十八歲亦不能出嫁,違者由該旗無都統參查治罪。
秀女四更時分便候在順貞門外,每一輛馬車上均樹有雙燈,標識車中主人為哪一族哪一旗,按序排列,由年長太臨引入順貞門前往鍾粹宮安置。
能站在此處的秀女都是經過層層篩選身體不潔或身有殘疾者早在初選時便被排除。
鈕祜祿氏隸屬鑲黃旗,凌若與同旗秀女站在一起聽任太監安排,不曾多有一句話。
此地是皇宮,天下間最尊貴也是是非最多的地方,若不能做到謹言慎行,只怕禍患臨前時連是怎麼來的都不曉得。
鍾粹宮管事姑姑早已領了數十名宮女在院中等候,此刻見到她們到來微一欠身,不卑不亢地道:「各位小主吉祥,奴婢是鍾粹宮的管事姑姑紅菱,從現在起至小主們正式受封這一段時間,小主們的一切衣食住行均由奴婢負責打理。
另外從明日起,教引嬤嬤會來這裡教導諸位小主關於宮中的禮儀,以免小主們在御前對答時有所失儀。
」她掃了眾人一眼又道:「若小主們沒有問題了的話,那奴婢就為小主們安排住處了。

「咱們這裡足足百餘人,鍾粹宮有這麼多房間安置嗎?」秀女中有人心懷疑惑地問。
紅菱微微一笑道:「一人一間自是不能,但兩人一間還是可以的,奴婢知道眾位小主都是千金之軀,不願與人同住一間,但眼下還請體諒一二,奴婢在這裡先謝過眾位小主了。

凌若在心中暗道,這人好生能耐,還沒等他人發難,就先把話給堵死了,宮裡果然沒有一個是善與之輩。
秀女中不少人皺起了柳眉,不過倒也沒人提出異議,畢竟誰都不願剛一來就得罪人,甚至有人已在暗中盤算該如何拉攏這個看着年歲不大但精明過人的姑姑,好讓她多幫襯自己。
之後的事就簡單多了,按兩人一間安排好後由宮女領着離去,凌若被安排與佐領三官保之女郭絡羅慕月一間。
兩名宮女將她們帶到西側一間廂房後施了個禮,其中一個年齡稍長些的脆聲道:「二位小主好,奴婢叫如意,她叫吉祥,是負責照料這進小院的,兩位小主往後有事可以吩咐奴婢們,另外早膳已經備下,待會兒就會送至小主房中,如小主們沒有別的吩咐的話,奴婢們先行告退了。

「有勞了。
」慕月和顏悅色地點點頭,從月白色荷包中取出金瓜子賞了她們每人一顆。
如今這世道,一兩金子可兌十二兩白銀,莫看金瓜子小,卻可以抵得上普通宮女一個月的份例前,如意二人喜滋滋地謝了賞退下。
在他們說話時,凌若已經大致打量了一下房中陳設,暗贊道不愧是皇宮,連給無品無級之秀女住的屋子也是精巧雅緻,雖擺了兩張床鋪,但全然不覺擁擠。
「不知這位姐姐如何稱呼?」身後傳來溫軟的聲音,正是郭絡羅氏,她正笑吟吟看着轉過身來的凌若。
凌若揚一揚唇角,微笑如天邊浮光一般淺淡,客氣地道:「不敢,喚叫我凌若便是。
」宮中最不值錢的就是這所謂的姐姐妹妹,根本沒有真心可言,何況這個郭絡羅慕月絕不是個簡單人物,單看她始一入宮便開始收買人心就知道了,否則即使真要打賞也沒必要賞金瓜子這麼貴重。
慕月似沒聽出她話中的生疏,親親熱熱地拉了凌若的手道:「適才順貞門外馬車排序的時候,我記得姐姐的馬車在我之前,想來是比我大,既如此這聲姐姐是無論如何都少不得的,以後你我同住一屋,還望姐姐多多照拂才是。

「當是互相照拂才是。
」凌若見她神態誠懇,一時也分不出這話是出於真心還是假意。
慕月側頭仔細打量了凌若一眼,嘆道:「今日見了姐姐方知古人誠不欺我,所謂冰玉為肌,秋水為神,指的就是姐姐這般天姿國色吧,與姐姐一比,妹妹可算是庸脂俗粉了,想來這次選秀姐姐定能入選,封妃封嬪指日可待。

凌若眉尖微蹙,輕噓道:「這種事情切不可亂說,此屆秀女中佼佼者甚多,比我出色者更不在少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