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妃傳》[熹妃傳] - 第10章 人為刀俎 我為魚肉

時光如流水緩緩划過,轉眼已是十二月初七,夜幕濃重如墨,過了這夜,鍾粹宮百餘名秀女的命運都將塵埃落定,是走是留,是飛上枝頭變鳳凰還是打回原形;很快便見分曉。
明日就是選秀大典,身為鍾粹宮的管事姑姑,紅菱有太多事要忙,從早到晚幾乎一刻不曾停過,好不容易才將諸事安排妥當,有空坐下來歇歇時,有人來報,說景仁宮的林公公到了指名要見她。
林公公?那不是榮貴妃的心腹嗎,這麼晚了他跑來此地做甚?
她的疑惑林泉並未回答,只是說奉榮貴妃之命,宣秀女鈕祜祿凌若至景仁宮覲見。
凌若同樣滿頭霧水,榮貴妃是後宮最尊貴的女子,那麼高高在上,怎麼會知道她一個小小秀女,還指名要見她。
莫非……想到秋瓷曾經說過的話,她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
夜已三更,景仁宮卻依舊燈火通明,比白晝更加輝煌耀眼,令人微微目眩。
凌若跟着林泉來至正殿,跨過及膝的朱紅門檻,悄悄抬頭掃了一眼,只見正殿之上端座着兩位珠環翠繞氣度雍容的女子,其中一個定是此間正主榮貴妃,另一個就不知是誰了。
正當她猶豫該如何見禮時,腿彎子猛然被人踢了一下,膝蓋一彎不由自主跪倒在極硬極冷的金磚上。
「大膽狗東西,見了貴妃主子和宜妃主子還不跪下。
」林泉喝斥了一句後轉頭換了一副笑臉躬身道:「主子,鈕祜祿凌若來了。

「你抬起頭來。
」榮貴妃不理會於他,只盯着低頭跪地的凌若,目光極是複雜,她想親眼瞧一瞧這女子,是否真的如石氏所言,像極了孝誠仁皇后。
凌若惶恐地抬起頭,當那張顏毫無保留地展露在燭光下時,宜妃大驚失色,倒吸一口冷氣,怎麼會?怎麼會這麼像她?
孝誠仁皇后仙逝之時,宜妃不過剛剛進宮,雖只見過寥寥數面,且已過去三十年,但像孝誠仁皇后這麼出色的人,只需見過一面便會永生難忘。
果然……榮貴妃猛地蜷緊雙手,剛剛修剪過的指甲掐的掌心隱隱作痛,但這遠比不得記憶被揭開的痛。
康熙九年入宮她不過數日便得幸於皇帝,由選侍晉為貴人,所有人皆以為她從此平步青雲,卻不想偶爾一句失語有冒犯皇后之嫌,竟令得皇帝再不踏足她處,足足冷落了她七年,七年……女子最美好的七年就這樣沒了,連唯一的兒子都因為太醫不肯來診治而早殤。
等她好不容易藉機復起時已是二十餘歲,又熬了這麼多年且生了一子一女方才有今日之地位,心中對孝誠仁皇后簡直可說是恨之入骨,而今乍一見凌若,若非還有理智克制,真恨不得當即上去剝皮拆骨。
所以,她明知道宜妃今日所來非善,明知道宜妃是在利用自己除掉郭絡羅慕月進宮的障礙,她依然甘之如貽,
「姐姐……怎麼……她……」過度的吃驚令宜妃語無倫次,好不容易才平靜下來,但內心依然波濤洶湧,想喝口茶定定神,卻因手抖而灑了一身,她事先並不知凌若像孝誠仁皇后一事。
「意外嗎?」榮貴妃淡淡地睨了她一眼,起身於長窗下雙耳花瓶處捻一朵梅花在鼻尖輕嗅,清洌的香味讓她頭腦一下子清醒了許多。
回身,花盆底鞋踩在金磚上的聲音在凌若身前嗄然而止,居高臨下地看着那張讓她厭惡至廝的臉,許久,她終於說話,「鈕祜祿凌若,你可知罪?」
凌若茫然搖頭,憑直覺,她感覺這位看似和善的貴婦並不喜歡自己。
榮貴妃閉一閉目,努力將眼底的厭惡掩去,冷然道:「你身為秀女卻與他人私定終身,做出苟且之事,你可知,這是株連九族的死罪?!」
榮貴妃的聲音並不大,然聽在凌若耳中不吝於平地驚雷,炸得她頭暈目眩,慌忙否認,「我沒有!」
話音未落臉上便重重挨了一耳刮子,當場就把她打懵了,耳邊更傳來林泉尖細若刀片刮過鐵鍋的聲音,「狗膽包天的小浪蹄子,貴妃主子面前也敢自稱『我』,真當是活得不耐煩了。

宜妃已刻已恢復了鎮定,聞言吃吃一笑起身道:「像這種不懂尊卑之人,可是該好好教訓一番,省得她以後再犯。

林泉答應一聲卻沒敢立刻動手,只以目光詢問自家主子的意思,榮貴妃冷冷看着那張嘴角滲血的臉,有快意在眼底快速掠過,涼聲道:「既是宜主子開口了,那就讓她好好長長記性吧。

林泉答應一聲,獰笑着抓住凌若的髮髻不顧她的求饒左右開弓,足足打了十幾個耳刮子方才停下。
等他打完,凌若頭髮散了,臉也不成樣子了,兩邊嘴角都打裂了,臉腫得老高,到處都是指痕淤腫。
「知道錯了嗎?」她問,高高在上,猶如不可侵犯的女神。
「回貴妃娘娘的話,奴婢知錯了,奴婢下次絕不再犯。
」凌若咬牙回答,每說一個字都會因牽動臉上的傷而痛徹心扉。
冰冷尖銳的鎏金護甲在凌若臉上輕輕划過,並不用力,但那種言語無法形容的森冷卻令她身體不能自抑地戰慄。
她不懂,明明從不曾見過,為何榮貴妃對她會有這麼大的敵意,縱使是石尚書之故也不該這般明顯才是。
「徐容遠是你什麼人?」靜默的聲音里夾雜着一絲冷酷。
突兀地從榮貴妃口中聽到這三個字,凌若心驟然一沉,這絕對不會是好事情,「徐家與奴婢的家是世交,所以奴婢與徐容遠自幼相識。
」在那雙毫無溫度的眼眸逼視下,她不敢扯謊,
「僅是自幼相識那麼簡單嗎?」榮貴妃冷笑,手微微一使勁,在那張臉上留下一道通紅的印子,她恨,她恨不得現在就毀了這張臉。
「是。
」凌若吃痛,不由自主地往後縮了一下,可是在這宮裡,在這景仁宮,她又能逃去哪裡?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是生是死,由不得她選。
「還敢撒謊,看樣子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
」手指狠狠鉗住凌若下巴,強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來人,給本宮繼續掌她的嘴,直到她說實話為止!」
「貴妃娘娘容稟,奴婢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絕不敢有半點隱瞞。
」凌若趕緊辯解,唯恐遲上一星半點。
「鈕祜祿凌若,你不必再死撐了。
」許久未出聲的宜妃撫一撫袖口以銀線綉成的瑞錦紋起身淡淡道:「你與徐容遠苟且之事本宮與貴妃娘娘都已知曉。
你未經選秀便與他私定終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