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惜江淮安》[夏惜江淮安] - 夏惜江淮安第5章  怎麼是你

陸言歡很清楚,自己沒有表面上的那麼無所謂。
十年,很多事情已經成了刻進骨子裡的習慣。
譬如,喜歡周鶴凜這件事。
現在要將這個習慣戒掉,陸言歡其實並沒有信心,所以,當姚煢提出要給她介紹男人的時候,她覺得或許是個不錯的方式。
第一次到榮耀城是為了跟周鶴凜離婚,第二次到榮耀城,是為了忘了周鶴凜。
真是戲劇又諷刺。
陸言歡喝了很多,在舞池裡肆意的扭動着四肢,她從未像今晚這麼瘋狂無所顧忌過。
燈光和音樂都成了催化劑,挑動着每根神經,在這樣的場合下,任何出格瘋狂都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
「小姐姐,跳的不錯啊!」
不知何時,身後有人貼了上來,隨着她的動作扭動。
陸言歡偏頭,眼神懶淡的看了他一眼,是個二十齣頭很是年輕的男人。
長得挺不錯。
陸言歡和他對視了兩秒,唇角緩緩挑了下。
在這種環境下,有些事情變得簡單起來,一個眼神,彼此就能心領神會。
十來分鐘後,男人摟着陸言歡的腰從舞池出來,徑直往酒吧門口走去。
酒勁兒上來,陸言歡已經站不穩了,完全是男人托着她往外走。
到門口時,陸言歡被人撞了下,險些摔倒,穩住身體後,她怔忪看了眼撞了她的人,只餘一個頎長的背影,和一頭炫目的金髮。
好像有點眼熟。
陸言歡來不及細想,她被人帶離了榮耀城。
上車後,她有片刻的清醒,望着窗外飛逝的夜景,腦海里閃過茫然。
進了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