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我錯了不要啊》[小姨我錯了不要啊] - 第3章 彼岸花

葉君臨聲音不大,但是房間內卻陷入一片寂靜,因為他抨擊了在場所有人。
李農看了一眼葉君臨,二十齣頭的年齡,心生不屑,即便葉君臨打娘胎開始接觸醫學成就也不可能超越他。
「黃口小兒,竟敢侮辱我,你懂醫術么?」
葉君臨翻了個白眼。
「一個蒙古大夫也配跟我談論醫學,你不配。」
這話給李農氣夠嗆,活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有人抨擊他的醫術,轉頭怒視蘇金。
這可把蘇金嚇一跳,李農雖然只是一個醫生,但他醫人無數,背後的關係網深不可測。
「李神醫,他是蘇雅找來的,我們不認識。」
蘇金直接將黑鍋甩給蘇雅,蘇和過世,他正愁找個什麼理由把蘇雅一家剔除出去,自己獨攬大權,給她栽贓個心懷不軌的罪名就不錯。
蘇水一看情況不對,立馬呵斥道。
「這個是李神醫,你趕緊跟他道歉,不然靜海沒有你的立足之地。」
「對,跪下道歉,不然,我弄死你。」
蘇寧張牙舞爪,李神醫是自己請來的,這土裡土氣的傻子哪裡冒出來的。
葉君臨不屑輕笑,看向李農的雙腿。
「你家水管壞了吧,半夜經常漏水,明顯是開關壞了你非要去折騰泵,蒙古大夫害人害己。」
葉君臨盯着李農的小老弟吹了個流氓哨,李農立馬夾緊雙腿,老臉羞紅,不過他心頭的震撼卻是無以復加。
別人可能一時沒反應過來葉君臨說什麼,李農又怎能不知,半年前開始他就患上了一種怪病,半夜老是尿床。
這件事除了他老伴兒沒人知道,葉君臨是從哪裡知道的?
「你是幹什麼的?」
「我是修水管的,他家水管也有問題,我看一眼就知道你們褲襠里有兩顆蛋,望聞問切,連望你都沒琢磨明白就敢出來行醫,不是蒙古大夫是什麼。」
這下蘇家人不淡定了,先前在外面葉君臨就一眼看出了蘇金的隱疾,如今更是語出驚人。
難道,看走眼了?
這年輕人真是隱世高人?
「你踏馬怎麼說話陰陽怪氣的,李神醫,我現在就幫您收拾他!」
蘇寧擼起袖子朝葉君臨走去,蘇金一把將其摁住,李農的種種反應已經說明了一個問題,葉君臨並不是信口開河。
「年輕人,難不成你能救活他?」
李農發出質疑!
「把你的難不成去掉,都給我閃開,再拖下去蘇老爺子就真沒救了。」
葉君臨大步朝蘇和的床邊走去,眾人下意識迴避。
只見他手腕輕顫,一把尺余長閃爍着寒光的銀針宛若變戲法般出現在他手中。
「花里胡哨,你不會是想用幾根針救我爺爺吧,小說看多了?」
蘇寧不屑。
「袖箭,醫武!」
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葉君臨這一手直接把李農看懵了,袖箭,這是醫學界最稀有的職業,醫武的標誌!
蘇家眾人被李農的驚呼嚇了一跳。
蘇金疑惑開口。<

猜你喜歡